农地上的艰难抉择

经营夏氏牧羊场的父子夏净龙与夏诗杰准备竞标新农业用地,在新地皮上建一个多层牧羊场。(陈渊庄摄)
水产养殖业者Apollo采用垂直养殖技术,让员工远程监督养鱼场和水质。
Apollo集团总裁黄伟杰:在文莱设立养鱼场的过程虽然波折重重,但能突破新加坡土地局限,增加产量,这个投资还是值得的。(林泽锐摄)
泖生活馆创办人陈永绍的家庭在1984年我国禁止养猪后,改而到上海附近的崇明岛经营农场,并将那里种植的部分蔬果带回新加坡售卖。(梁伟康摄)

林厝港多家农场的租约将在后年底到期,随着政府公布新农业用地招标信息,农场的未来再次引起关注。

在土地有限却希望取得一定程度粮食自给自足的新加坡,本地仅存的农场正面对一场独特且艰巨的挑战。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