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全球反恐

指恐怖主义是本区域真切威胁 五国联防让观察员参与更多联合演习

五国联防安排成员国重申,该组织仍是区域安全架构不可分割的部分,并表示将让现有观察员参与观察更多该组织的联合演习。左起为澳大利亚国防部长佩恩、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希山慕丁、我国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新西兰国防部长米切尔及英国驻新加坡最高专员魏特曼。(国防部提供)

字体大小:

五国联防安排决定让有观察员身份的非签约国更常参与观察该组织每年的两场联合军演,借此搭建区内桥梁,共同应对安全挑战。五国也同意共享情报,以应对我国和马来西亚地区的恐怖主义威胁。

本区域安全局势日趋复杂,五国联防安排的成员国同意加强该组织的观察员计划,让现有观察员参与观察该组织更多的联合演习。五国也同意共享情报以应对我国和马来西亚地区的恐怖主义威胁。

由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英国组成的五国联防安排(Five Power Defence Arrangements,简称FPDA)昨天上午召开第10届防长会议。五国代表在会后召开联席记者会及发表部长级联合声明。

包含东南亚多国 观察国名单无更动

声明中强调,五国联防安排仍是区域安全架构不可分割的部分,该组织在建立信心方面扮演“关键角色”。各国也同意“促进五国联防安排透明度”,加强现有的观察员计划。

这项措施落实后,五国联防安排每年的两场联合军演上都将有观察员出席。

目前的观察员包括印度尼西亚在内的东南亚国家。据《联合早报》得知,现有观察员国家名单不会因这项最新宣布而出现更动。

出席昨天防长会议的有我国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希山慕丁、澳洲国防部长佩恩(Marise Payne)、新西兰国防部长米切尔(Mark Mitchell)及英国驻新加坡最高专员魏特曼(Scott Wightman)。

佩恩在记者会上答问时说,五国与区内其他国家的往来中,“大家都对能有机会以观察员身份参与(其他防务安排)表示欢迎”。

不排除未来 让非成员国派常驻代表

希山慕丁也指出,不排除未来可能还会开放让非成员国增设常驻代表的可能性。他同时强调,五国联防安排的成员国也担任区域内其他防务安排的观察员。

五国联防安排1971年设立之初的目的之一,是为预防马印对抗(Konfrontasi)行动结束后的印尼继续威胁到新马两国安全。但过去46年里本区域安全形势已发生变化。联合声明就指出,恐怖主义是本区域切实面对的威胁。

在当前复杂的区域安全形势下,希山慕丁说,任何国家都无法独自解决现有威胁,因此在区域各国间搭建这样的桥梁极为必要。

“我们有着同样的敌人。他们没有地缘界限,没有地缘政治考量,甚至不管你是什么肤色、信仰什么宗教。所以(建立桥梁)十分重要,我们得摒除偏见、放下自负心态和历史包袱……前进的道路上我们要更包容,同时谨记我们需要面对的敏感问题。”

为了更好应对我国和马来西亚受到的恐怖主义威胁,五国同意在联防安排协议框架内共享情报,加强反恐合作。

五国也承诺通过融入更新颖的作战能力增强演习的战斗作用,推进成员国共同利益。

至于五国是否受美国特朗普政府对本区域安全政策不明,或南中国海局势持续紧张而决定加强合作,黄永宏在答复媒体提问时强调:“五国联防安排并不是排外的安全架构,而是现有区域安全架构的一部分。”

黄永宏说,加强合作不是对南中国海局势针对性的“剂量反应”,而是从整体上因应目前恐怖主义问题所导致的区域安全需求。

佩恩则说:“我们能展开具建设性的讨论,充分显示我们对于眼前的任务有多么的专注。而我们能对战略环境不断的变化做出及时反应,这也是积极的表现。”

五国联防安排防长会议是该组织的最高决策机制。会议每三年举行一次,并由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轮流召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