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中美关系

黄永宏总结对话:中美关系没提新课题 朝核与恐怖威胁更受关注

黄永宏医生(左一起)在闭幕午餐会上,同中国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中将以及缅甸国家安全顾问当吞(Thaung Tun)交流。来自不同国家的500多名代表出席了为期三天的香格里拉对话。(唐家鸿摄)

字体大小:

香格里拉●对话

黄永宏重申,亚细安同中国竭力制定《南中国海行为准则》是朝正确的方向前进,他希望制定准则的步伐能加快。

在今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上和会议场边,中国和美国的关系都不如过去几年般受到广泛注意。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相信,这是因为更多人关注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和棉兰老岛的恐怖威胁。

为期三天的对话昨天拉下帷幕,黄永宏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做出上述总结。

会议期间,美国防长马蒂斯说,中美在朝鲜等问题立场一致,可进一步合作,但在南中国海课题上,美国基于维护航行和自由,反对中国对人造岛礁进行军事化改造。

率领中国代表团出席香会的中国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中将随后表示,南中国海没有航行自由问题,他不点名地指美国派遣军机军舰对中国进行抵近侦察,不能和航行自由划上等号。

尽管中美在南中国海课题上仍有分歧,黄永宏回答《联合早报》提问时说:“就中美关系,我认为这回并没有提出新课题。”

他也重申,亚细安同中国竭力制定《南中国海行为准则》是朝正确的方向前进,他希望制定准则的步伐能加快。

中国和亚细安十国上月18日在贵州贵阳完成《南中国海行为准则》的框架,双方以此为基础,争取早日签订正式的行为准则。

黄永宏受访时也说,香会成功与否不取决于会议期间出现多少意见分歧情况。“有些时候,提出分歧和不同的立场,可衡量会议是否成功。”

他说,本届香会讨论了不少迫在眉睫和中长期课题,包括朝核问题和恐怖威胁,即便不能即刻为这些问题制定解决方案,但至少不断讨论和关注相关课题。

“在长远制定具包容性的安全架构方面,与会者都同意应有一个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至于具体应有什么规则、谁应从中受益、如何涵盖区域和少数人的利益,这些问题都有待解答。”

谈到中国最高代表的级别偏低,黄永宏强调更应关注代表团所传达的信息。他笑着说:“我们请客,不论谁来,我们都一样高兴。中方已经直接回应了有关问题,我没有质疑的理由。”

何雷的与会降低了中国代表团最高代表的级别,不仅军衔下降,职务也从实权单位降至智囊单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日前回答相关问题时说,今年由中国军事科学院的领导率团与会,“是中方根据工作需要作出的决定”。

黄永宏说,何雷在开会期间不吝于分享信息,中国其他代表也积极参与对话场边的同步特别会议,对香会的圆满举行做出贡献。他坦言,新加坡有时也基于各种理由无法派部长出席国际会议或活动,“但所派出的人必须代为传达适当的信息”。

应从历史角度看待美国在亚太安全扮演角色

美国防长马蒂斯前天也强调美国参与亚太和维护区域安全与繁荣的决心。被询及未必每个区域国家都对此表示欢迎,黄永宏说,应从历史的角度看待美国在本区域所扮演的角色。首先,没有人会质疑美国等国家协助结束二战、缩短民众受苦的日子。

此外,在过去三四十年里,区域不仅受益于美国的安全保护伞,也取得了经济增长。

黄永宏强调,美国船只和飞机可使用我国空军和海军基地,但“那不是个排他的信念”。

“我们相信诸如中国和印度等日益崛起的国家,也能扮演让大家受益的角色。我们因此欢迎中国、日本和印度的船只前来使用樟宜海军基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