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智陞:沟通中建立公众信任

●部长专访

2011年大选期间,人民行动党派出的24名新人中,属王瑞杰、陈振声和王乙康等人最受瞩目,他们普遍被视为有潜质担任部长,因此被贴上“重量级”标签。当时出征裕廊集选区的34岁新人李智陞也引起不少人注意,但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父亲是前部长李玉全。

当选国会议员后,李智陞保持低调姿态,相较其他“同班同学”,他的媒体曝光率明显较少。

20170626_news_deslee7_Medium.jpg
李智陞是内阁中最年轻的部长。

两年后,李智陞被李显龙总理评价为“出色的后座议员”,于2013年9月受委出任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2015年进一步获擢升为国家发展部和内政部高级政务部长。上个月,40岁的他升任总理公署部长兼内政部、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成为内阁中最年轻的部长。

四年内从后座议员变正部长,令许多人开始关注这名后来居上的新“重量级”部长。近年来在自然与历史建筑保护等具争议性的问题上,逐渐扮演政府主要沟通者的李智陞在出任正部长一个多月后首次接受媒体访问,谈他以沟通为核心的从政理念与工作重点。


与李智陞的访问约在今年4月他主持开幕的温莎自然公园进行。配合访问,他一身户外装备,卷起袖管时,露出的双臂多处有数日前被蚊子叮咬的红肿。

李智陞从小就对大自然感兴趣,加入国家发展部后负责的是与自然与历史建筑保护相关的工作,有许多接触户外的机会,对他而言是个“快乐的巧合”。

不过,这两方面的问题近年来极具争议。

一些自然环境或历史悠久的建筑,如中央集水地带自然保护区部分、武吉布朗老坟与梧槽坊须“让路”给新道路与地铁设施时,都引起许多公民社会组织和民间团体的强烈反弹,批评政府为发展,牺牲越来越稀少珍贵的历史与自然遗产,不利于身份认同的建设。

20170626_news_deslee4_Medium.jpg
梧槽坊

在新与旧、自然与城市之间构成的冲突中,决策者须扮演与各群体沟通,促进相互了解的角色。与各方利益相关者沟通越来越重要,但这些幕后工作做好了未必有功,做得令一些群体不满意则容易被骂,非常考验居中协调与沟通的人的沟通技巧与政治智慧。

享受与人们交流

李智陞工作上需常与各方沟通,但他从小就比较内向少话,刚开始走访选区时都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的他,如今在公共咨询中却做得相当得心应手。他受访时说,他其实很享受与人们交流,尤其是“当他们分享的是有趣的东西或不同的观点时”。

他说:“我们展开公共咨询,与国人沟通的理由其实很简单,政府不能垄断知识。我们虽然有数据、统计资料和图表,也可能已形成观点,但我们还是得了解整体情况。我们需要和利益相关者沟通,了解那些受影响的人的看法。有时他们提的问题会让你觉得‘哦对!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并把这些想法记下来,然后研究这些建议是否可行。这就是治理国家的道理,政府是治理中的关键角色,但个人或企业和公民社会组织代表都有责任。”

李智陞指出,沟通应“先把他们的话听明白了才讲话”,而沟通更重要的是建立信任,双向交流,坦率地讨论不满、担忧与挑战。他说,从政的头几年当后座议员,投入很多时间与居民交流,更令他体会到与公众有“直接的联系”极为重要。

“人们常说政府与人民之间要有信任,这点我也同意。信任不是抽象的概念,是要面对面沟通建立的。当然,政府的措施还是会被一些人质疑政府是否值得信任,一些公民社会组织的行为也会令人产生质疑政府的印象……这是相当吃力的过程,但这是政府的基本职责。”

新加坡自然学会主席林肖恩在李智陞升任正部长时,曾形容他具有号召不同群体一起坦率沟通的“独特能力”,也愿意花时间学习从利益相关者的角度去看待问题。

20170626_news_deslee3_Medium.jpg
乌敏岛近来有多项发展计划,如成立教研实验室、修复岛屿海岸线,以及在矿湖上建造人造漂浮湿地等。

李智陞主持的公共咨询取得了一定成效。例如政府2014年启动“乌敏岛计划”时,他负责与岛民、自然爱好者和历史学家等群体展开对话,探讨如何更敏感地改善和保护岛上自然环境及遗产。近来乌敏岛的多项发展计划,如成立教研实验室、修复岛屿海岸线,以及在矿湖上建造人造漂浮湿地,有不少源自公共咨询。

他指出,有更多国人和组织敢于发言挑战是好事,这代表教育做得好,也显示国人关心新加坡未来,而政府研究各方观点后需作出决策。

但他也强调,政府的首要职责是确保国家持续取得增长,国人有能力负担基本的生活必需品——这犹如金字塔的底部,“基础不能牺牲,否则整个金字塔就会垮掉”。

“我们大概是唯一完全独立,掌管自身外交和国防的城邦国家。我们必须照顾人民,若国人没有工作和收入,餐桌上没食物,买不起生活必需品,工作没有意义,那新加坡就有麻烦了。有些根本的东西不是你希望消失就会消失的。”

李智陞说,有的组织呼吁政府为不同群体兴建更多组屋,有的则希望有更多交通、运动和休闲设施。然而,新加坡土地极为有限,这意味着政府需慎重衡量各方利益。

接下来工作重点:制定建筑业转型蓝图

升任正部长后,李智陞继续待在国家发展部和内政部,工作基本上是原来职务的延续,在总理公署则负责一些项目的协调工作。他指出,下来的一大工作重点是与发展商、建筑商、建筑师和废物处理公司等建筑环境领域代表展开咨询,为领域制定一套产业转型蓝图。对这方面不熟悉的他坦言学习难度相当大,他为此近来与房地产经纪等代表对话,通过交流与找资料,加速了解情况。

政府今年初在技能、创新与生产力理事会之下成立建筑环境附属委员会,由李智陞和凯德集团总裁林明彦联合担任主席。李智陞说,他们将为建筑商、房地产、废物处理、保安和园林设计五大方面各制定一套发展计划,以及探讨跨领域协作的可能性。“这将加强我们的经济,为国人创造优质工作,并帮助我们的企业扩张和提升竞争力。”

回首当初从政时,有想过有朝一日成为部长吗?

在大学修读法律的李智陞笑说,自己最初从未想过会从政,更何况是成为内阁部长。

他表示,他从小立志当律师,2001年加入公共服务时就计划要学以致用。“我当时考虑的是加入司法体系,或待在政府这一端。这是我原来的计划。但显然的,不是所有东西都按计划走。”

达哥打弯重新发展计划还在探讨

有60多年历史的达哥打弯组屋是否获得保留引起关注,李智陞指出,政府还在研究达哥打弯的重新发展计划,接下来也会展开咨询工作。

建屋发展局2014年宣布重新发展达哥打老区,17座于上世纪50年代兴建的租赁组屋须为未来的新发展让路,区内400多户居民大多已在2016年底期限前搬离。消息公布后,民间出现不少呼吁保留旧组屋的声音,一些居民和建筑师也发起“拯救达哥打弯”运动。

他们花了一年多时间研究及整理出有关达哥打弯的报告和计划方案,呈交国家发展部、市区重建局和国家文物局,详细阐述了达哥打弯组屋区的建筑、历史和社会价值,也提出将组屋单位改造成餐饮场所,以及让艺术家入驻等点子。

20170626_news_deslee2_Medium.jpg
李智陞说,政府仍在研究各种有关达哥打弯重新发展的点子,评估应采取哪些行动。

李智陞被问及达哥打弯的去留问题时指出,该区发展计划“非常正面”,政府与组织的对话取得了良好收获。

“目前的状态是我们还在研究(达哥打弯的重新发展计划),‘拯救达哥打弯’团队提出的看法会纳入考量中。我们已经讨论了几回,也做了一些详细报告,政府部门正在研究各种点子,评估应采取哪些行动。我们会继续沟通,这还在进行中。”

在国人积极捍卫下,达哥打弯或许有望保留。李智陞去年10月在国会指出,政府对达哥打弯发展计划保持开放态度,愿意研究各种既能为该区注入新活力,又能“保留其独特身份与个性”的选项。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后来也同一群倡导保留达哥打弯的年轻人走访该区,并赞扬他们运用创意手法提高公众意识。

为父亲李玉全竞选录音 四岁就“接触政治”

因父亲李玉全的缘故,李智陞早在四岁就接触政治。1980年,刚从政的李玉全在静山区竞选,集会中站在罗厘上演讲,当时尚不懂事的李智陞按家人交代拿着录音机,站在车前录音,供父亲过后重听,设法改进。

李玉全2006年退出政坛后很少露面,李智陞2011年从政后,也鲜少主动提及父亲,但一些人谈及李智陞时,还是会点出他是前内阁部长的儿子。对此李智陞表示早已习惯,但强调他现在的工作与表现,都与父亲无关。

他说:“人们自2011年就不断问了,我想这是因为他们感兴趣吧,但我是凭自己的努力在政府服务,承担应尽的责任。我不认为我的职务和现在的我,与我的家人有何关系。”

至于升任正部长后,父亲有没有叮嘱或提出建议,李智陞也只是淡淡地说没有,而父亲也是在消息公布后才知晓的。向来低调内敛的他自认注重隐私,不愿深谈家人的事,也坚持不在社交媒体上放家人照片。

不过,从李智陞身上还是可以看到父亲对他的影响。小时候每逢6月和12月假期,李智陞的父母都会带着孩子到樟宜度假屋小住数日。他喜欢趁低潮时和同龄表亲和朋友到海滩玩耍,观察丰富的海洋生物,也因此从小就培养了对大自然的喜好。

空闲时带孩子接触大自然

这些接触大自然的机会也令他意识到,尽管新加坡是个人口密集的城市,却也有丰富的自然环境。“我们会走来走去,有时拖鞋会卡在泥沙里,但能看到小水池里的各种鱼儿和生物,那仿佛是处于全然不同的世界,不像是个城市会有的环境。”

20170626_news_deslee5_Medium.jpg
李智陞希望孩子们有机会接触大自然,学习家中玩具和学校课本以外的东西。

他也收集一些植物,后来发现胡姬花不能种在土壤里,而是附生在树木、木头或石头时,更是对胡姬花的特性情有独钟。他求学时加入东南亚胡姬花协会,向专家讨教种植技巧,目前家中依旧种着不少胡姬花品种。多年来培养的兴趣令他对自然保护有深入的体会,工作上与自然组织沟通时也能起到一定作用。

李智陞与妻子育有三名子女,分别是七岁女儿以及五岁和将满三岁的儿子。他说,孩子们还小,对他当部长还没有概念,“只知道爸爸每天要出门工作”。工作忙碌就必须更有意识地腾出时间与孩子相处,他已带孩子们去了好几趟双溪布洛湿地,让他们也有机会接触大自然,学习家中玩具和学校课本以外的东西。

他笑说:“培养他们喜欢大自然的事要慢慢来,我们可不要他们年纪小小的就追着野生动物跑。”

我们展开公共咨询,与国人沟通的理由其实很简单,政府不能垄断知识。我们虽然有数据、统计资料和图表,也可能已形成观点,但我们还是得了解整体情况。我们需要和利益相关者沟通,了解那些受影响的人的看法,并把这些想法记下来,然后研究建议是否可行。这就是治理国家的道理,政府是治理中的关键角色,但个人或企业和公民社会组织代表都有责任。——李智陞谈公共咨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48136170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