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申请本地居留付款给女商人 另三中国人报案追讨数十万元

继《联合早报》昨天独家报道三名中国富商状告本地女商人及其公司误导欺诈,指付了数百万新元手续费和投资后却得不到永久居民或公民权,另有两人申诉自己也有类似遭遇,已向警方报案,并准备入禀法院,向该名女商人追讨数十万元损失。

《联合早报》昨天报道,来自河北省石家庄的富商王成(56岁)、刘国辉(45岁),以及陈小溥(35岁)起诉福禄贝尔(Friedrich Frobel)创办人宋繁荣(45岁)、丈夫张桂扬(48岁)、其两家公司——南洋创业资本有限公司及福禄贝尔控股资产。诉方指宋繁荣称认识成功人士,能帮人申请到永久居民和公民权,就与她签订合约,共付300多万元给对方,但最终却得不到准证或居民及公民权。

在中国海南岛经营旅游生意的王炳弘(39岁)看了报道后主动联系《联合早报》,指自己也遭遇类似上述案情的经历,并已委托律师代由入秉法庭,向宋繁荣索赔损失。

他忆述,2013年间透过新中国际文化交流协会私人有限公司(现称南洋创业资本有限公司),为孩子报读本地学校,隔年初,孩子成功入读本地小学。宋繁荣是新中国际文化交流协会主席。

王炳弘过后与宋繁荣在新加坡见面,经几次洽谈后决定委托对方为他申请永久居民权,以方便当时怀有身孕的太太生产后,能与两个孩子长期留在本地生活。他说:“对方声称认识新加坡的成功人士,有把握分几个阶段申请到永久居民权,总费用30万新元。我在3月汇了50万人民币(约10万新元),让她先为我进行首阶段的手续,即办理工作准证。”

商人要求退款 宋繁荣称资金周转不来

王炳弘说,到了当年年底,工作准证仍没办妥,他于是在2015年1月正式向宋繁荣要求退款。“对方起初开出条件,说若退款,须扣除1万元行政费用,而且不能继续为我孩子及太太当担保人,这让我既生气又担心。我于是聘请律师与她达成正式协议,让她扣除行政费用等,退回9万多元款项给我。不过,她却一直说资金周转有问题,无法退款。”

王炳弘过后向警方报案,同时也入秉国家法院,向宋繁荣追讨总欠款。不过,法院认为他应向宋的公司,而不是她本人追讨欠款,于是驳回此诉讼要求。王炳弘今年已委托另一家律师馆——李及李律师事务所,将案件入秉高庭。

另一名称有类似遭遇的是李志刚(39岁,翻译员),他经王炳弘介绍认识宋繁荣,于2014年年初先付了一次50万人民币给她,让她为他办理工作准证,同时安排自己的两个孩子到新加坡求学。

不过,工作准证到了该年8月仍没办成,李志刚过后接受宋繁荣的建议,改用自己太太的名义及个人资料申请工作准证。

他说:“我太太的工作准证发下来了,宋繁荣要求我们再付50万元,才能正式领取准证。我们照做了,就举家搬到新加坡,希望一边安顿下来,一边等孩子报读当地学校的消息。”

李志刚说,他在本地居留4个多月,孩子仍无法入读本地学校,于是决定向宋繁荣要求退款,回中国生活。“太太的工作准证有名无实,没有领取任何薪水,我们当时让孩子报读国际学校,又自费租房子,一共花了二三十万人民币的生活费。”

李志刚说,宋繁荣一直以资金不足为由,至今无法给予退款,他已向本地警方报案,也考虑聘请律师,让法庭审理案件。

宋繁荣称有人“恶意预谋”

另一方面,据《联合早报》获得的一份报案文件显示,一名来自北京的男子向警方申诉,自己在2014年前后投资35万新元,以购买宋繁荣幼儿园35%股份,但交易却一再拖延,男子最终报警处理。

宋繁荣针对上述案件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说,类似指责昨天陆续出现几宗,她认为有人“恶意预谋”,建议指责者联络她的律师。

警方受询时证实有接到上述三起案件的报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