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思乐:人生每一秒都该YOLO

字体大小:

几天前刚卸下政治职务的他,本月起已投入私人领域的新工作。对于自己将近50岁才做出重返私人业界的决定,他说自己抱着“只活一次”(You Only Live Once,简称YOLO)的态度,对待每个重要决定。

“如果真的要chiong,我也没剩下多少年吧?要在私人领域闯出一片天,这可能是最后机会。”

“Chiong”,是福建话“冲”的意思,而这个字从张思乐这位“草根议员”口中说出,极为自然。

几天前刚卸下政治职务的他,本月起已投入私人领域的新工作。对于自己将近50岁才做出重返私人业界的决定,张思乐虽嘴巴上说“年龄不是问题”,自己也接触过年纪比他还大的科技企业家,但他其实也知道,若要“追梦”,时间已经不多。

他说:“我快40岁时加入政坛,三四十岁的时光都在政府部门度过。到了某个阶段,我也开始想:自己是不是还有一些事还没做,有一些想法没有履行……我已经49岁了,要实现梦想也许只剩10多年时间,毕竟人的精力有限。”

除了讲话经常掺杂新加坡人爱用的“啦”和“咯”之外,张思乐谈及自己的未来时也像个励志演说家,总把“追梦”、“跟随自己的心”和“保持热情”这些经典励志词语挂在嘴边。另外,时下年轻人的流行语“YOLO”(指You Only Live Once)在他人生每个阶段也非常适用,他说自己抱着“只活一次”的态度,对待每个重要决定。

他语气有点激动地说:“当初要从私企转而从政,我也问过自己:明明现在很好啊,为什么要往别的地方跳?但我后来的想法是,就YOLO吧!人生每一秒都应该用YOLO的姿态来过!”

尽管张思乐一直形容自己“年过半百”,对许多认识他的居民来说,张思乐的样子与他的年龄并不符。

张思乐约两个星期前在盛港民众俱乐部新设的共用办公空间接受《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联访时,也只穿一件黑色合身运动衫和牛仔裤,一身休闲服让他与装潢时尚的拍摄地点显得搭调。记者问他需不需要换正式的工作服,他马上回答不用,并说自己早上刚在咖啡店“开完会”。

张思乐2006年离开待了15年的私人领域加入政坛,便在当时的社会、青年及体育部担任政治职务。那时候,人民行动党召集1965年后出生的年轻一代议员组成P65小组,透过跳嘻哈舞和写博客联系年轻选民,张思乐也是成员之一,甚至算得上是“团长”。

担任公职11年似乎没有改变张思乐活泼的个性,他在回答问题前总爱加一段笑话。例如,记者问他这么久没有接触私界会不会已经“生锈”,他说“生锈”就“拿砂纸磨”;问他接下来具体会做什么,他解释得很含糊,但笑说自己可能像“兼职工”或“零工”一样,会有不同的名片可派发。

转战科技领域 协助起步公司拓展业务

张思乐拿出一本涂满笔记的蓝色本子,告诉记者他已经有很多想法。他将以投资者与咨询顾问等各种身份,帮助一些起步公司和创业者,涉及的领域大多与科技有关。他也不介意为朋友提供免费咨询。

经营一家科技起步公司的何纪涵(34岁)将是张思乐的合作伙伴之一。由于公司在资源上面对许多挑战和局限,何纪涵听说张思乐要转战私人领域时马上与他联系,想听听他的看法,但没想到张思乐提议合作,还愿意帮他们找新伙伴,扩大规模并重新出发。

新公司的成立在筹划中,张思乐是创办人之一,他会负责商业模式构思;他下来参与的其他项目也包括餐饮、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科技等更多个领域。何纪涵说:“张先生满满的热忱仿佛让我们的公司有了新生机。”

张思乐指出,由于还有一些合作项目在敲定中,自己17岁的儿子和15岁的女儿都会半开玩笑地质疑他这次的决定。“他们都笑说不知道我到底是要做什么,只知道我好像要完成很多事。”

张思乐曾积极参加铁人三项比赛、勤跑马拉松,虽然现在不这么做了,他每天还是清晨5时去跑步和运动。问他爱长跑的人突然要转换方向会不会有困难,他说“公共服务的马拉松不会停止”,现在他只是“交棒”。

“最重要的是,你也希望你在跑的时候是开心的,受到启发与鼓励,这样才会看到新风景……每个人一醒来都应该有种精力充沛、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的感觉,如果还有什么事没尝试,就要去规划,看怎么做出改变。”

张思乐在卸下公职前是人力部政务部长。谈及由人力部长林瑞生构想的精益企业发展计划(LEDS),他说,目前已有超过3000家公司在计划下受惠,一系列措施相信有一定成效,而他相信刚受委人力部第二部长的杨莉明能延续这项工作,取得更好的成果。

他也特别感谢部长维文医生,在他初入社青体部时包容他这个“菜鸟”。张思乐此次接受联访前多次说他只想专注谈未来,不聊过去;他在访问要结束前也说:“我原本不想受访的,所以一直推拖,但后来认为可以借这次访问感谢帮过我的人,这样也不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