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光耀故居事件特别报道

期待争端画上句点

欧思礼路38号是李显扬(右起)、李显龙和李玮玲成长的地方,他们曾在那里与李光耀和柯玉芝夫妇共享天伦。(GettyImages)

字体大小:

【李家故居争端】

当六位担任政治职务者和30名后座议员历时十多个小时的辩论结束后,采访国会报道的新闻工作者仍没有去意,大家似乎为议员们无须投票表决是否支持李显龙总理和副总理张志贤的声明,有某种焦虑。同行的举止反映出许多人的想法:事件恐怕无法就此了结,果然国会休会后,总理弟妹就再次在面簿发贴文。

如何为事件画上句点众人看法各异

要如何为事件画上句点,众人的看法各异。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昨天以最资深代议士的长者姿态“镇场”,回答了连日来许多人对掀起李家争端动机的基本问题。

他说,真正的问题不是金钱,也不是房子,指责总理者真正的动机其实是“不计对政府和新加坡人造成的附带伤害,也要把总理拉下台”。换言之,李家三兄妹的积怨已深。

在吴作栋看来,结束这次争端的方法是表达对总理和政府诚信的立场,“要么在被指滥权这件事上还总理一个清白,要么就要谴责他”。

李显龙当过吴作栋总理时代的副手14年,加上李总理和建国总理李光耀在1996年坦然接受了针对他们购买玉纳园公寓单位的调查,吴作栋表示相信李总理的品格和诚信,他也促请其他议员表明立场。

不过,工人党议员不认为可就此做出总结,他们以及包括官委议员郭庆亮等数名非人民行动党议员仍相信,应透过国会特选委员会、独立调查委员会或者上法庭,让利益相关者都有陈情的机会,才能厘清争端,让事件告一段落。

工人党的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就说,指控者不仅仅是李总理的弟弟,也是“体制里的资深成员”,包括是总统奖学金得主、共和理工学院董事会主席和新电信前总裁。毕丹星一改以往相对强硬的措辞,表示“不确定两天的国会辩论是否能了结争端”,而如果不断出现指控,恐怕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政府的威信。

对于未来究竟会否成立调查委员会,甚至是提告弟妹诽谤,李总理数次回应说若弟妹再对政府或他提出新的指控或证据,他会评估如何采取下一步行动。

李总理显然明白,就算上法庭也未必能化解争端,更别说是要求两天的辩论就告了结,厘清事件枝节。他只能期待时间会冲淡弟妹不满的情绪,一家人假以时日能够和解,至少不让下一代彼此之间存有敌意。

李总理敦促举国上下正视国家眼前种种挑战,一起面对难题。他再次忆述当年新马仍未分家,他只有13岁时,李光耀嘱咐他万一有任何不测,要他负起照顾母亲和年幼弟妹的责任。

“但我万万没想到父母过世后,与弟妹的这些矛盾会浮现,并且后果如此严重,也没有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我会无法履行父亲希望我能尽的责任。”

李总理说这些话时一度哽咽,无奈与激动溢于言表。国会议事厅里此时的气氛十分沉重,只见议员陈佩玲急忙弯下身子取出纸巾擦泪,而其他议员如胡美霞(西海岸集选区)也忍不住用手指轻拭眼泪。

此情此景让我不禁回想起2015年李光耀逝世后约一个月,李总理敦促国会和国人让心情沉淀,不匆忙决定如何纪念李光耀。这回的辩论重点虽已不同,我还是不经意地想起李光耀故居去留问题。

《李光耀: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出版后,不少人因为李光耀在书中表示拆屋意愿而有异议;李光耀去世后,许多人却因为要尊重他的遗愿,赞成拆掉故居。李家争端延烧三星期后,不希望这事件没完没了的民众,可能会觉得还是把房子拆了,一了百了。

然而,我们在做出任何决定之前,恐怕还是需要经过时间的洗礼,不让情感冲昏头脑,战胜理智。而且最重要的,故居已不是症结,即使拆了也无法修补手足的裂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