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园古树压死人案 育木师供称意外“难以预测”

 事发时和死者拉西卡在一起的法籍丈夫西雷什昨天出庭旁听研讯。(海峡时报)

育木师叶宗和供证说,古树树干在距离地面约两米处断裂,断裂点的腐烂程度约70%。不过负责例行检查的人无法用肉眼看见地下根部情况,所以这起意外是“难以预测”的。

五个月前在植物园倒下压死人的古树根部和树干虽已腐烂,但是表面却没有显露任何迹象,育木师因此认为这起意外“难以预测”。

今年2月11日下午,一棵树龄超过270岁的香灰莉木(Tembusu)轰然倒下,压死印度籍妇女拉西卡(Radhika Angara,38岁)。她的头部严重受创,多根肋骨骨折,同日下午约5时15分在国大医院伤重过世。

验尸庭昨天就她的死因展开研讯,拉西卡的父亲、一名姐妹和法籍丈夫西雷什(Jerome Rouch-Sirech,39岁)出庭旁听。

意外发生后,育木师叶宗和(44岁)先后四次到场检查倒下的香灰莉木。它是植物园内保留的古树(heritage tree)之一,树围约6.5米,高约40米,去年9月29日最后一次接受例行检查。

无外部迹象显示树干腐烂

叶宗和拥有20年经验,曾在国家公园局任职近10年,目前提供私人的树木咨询服务。

他供证时说,古树树干在距离地面约两米处断裂,断裂点的腐烂程度约70%。腐坏的树可能是因为局部性强风,以及树冠生长不匀称,以致树干承受压力而倒下。

事发前两三天天气不佳,2月7日和8日曾下雷阵雨,案发当日的风速一度达每小时50公里。

不过叶宗和指出,“缺乏外部迹象显示树干腐烂”,加上负责例行检查的人无法用肉眼看见地下根部的情况,所以这起意外是“难以预测”的。

他从谷歌地图取得古树在2014年的照片,无论是树冠的浓密度或叶子的大小等都正常,看起来很健康。

他解释,若树木表面凸起、出现蛀洞、裂痕或长蘑菇等真菌,就表示里头可能已经腐烂。育木师通常会先用目测的方式查看树木,有异样时才会利用树木针测仪或超声波等,对内部结构做进一步检测。

叶宗和推测,古树从根部开始腐烂。植物园建于1859年,庭上揭露,当年为了建路,古树的根被砍掉一部分,但事后没有长回。

另一名专家证人汤姆斯(Richard Thomas)同样认为,早前检查古树的人难以从外观察觉问题。汤姆斯有30多年相关经验,在本地从事育木业已有15年。

公园局已改进树木检查标准

当被代表死者家属的CR拉惹高级律师问及,是否应该给予200多岁的古树更详尽的例行检查时,汤姆斯回答,育木师会先从树木的外表寻找一些蛛丝马迹,来决定检查的详细程度,不是因为某棵树比较老或高大就采用另一套特别的检查程序。

另一方面,负责调查工作的林慧珊警长告诉法庭,公园局已改进了树木的检查标准,凡是树围超过四米的树木,除了一贯的目测外,也会进行仪器检测。

案发当日,死者拉西卡和丈夫及一对一岁大的龙凤胎儿女到植物园观赏演出,树倒下时,丈夫抱着女儿即时站起来逃开,抱着儿子的拉西卡却闪避不及。拉西卡的丈夫、两个孩子和另一名在附近的公众受轻伤。拉西卡时为万事达亚太区的行销总监。

研讯择日继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