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协会长林得楠贴文说“不妥” 大堂摆放言情小说 通讯及新闻部已撤下

林得楠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通讯及新闻部是制定新加坡文化政策和方向的国家单位,该大厦更是富有历史的大雅之堂,不宜在书架上摆放这类书籍。他表示,感觉有关当局似乎不够重视其他文学作品,而是持有“只要是中文书就摆上去”的做法。

通讯及新闻部大堂出现书目不太雅观的图书供公众借阅,有人反映在招待外宾和游客经常出入的场所摆放这类书籍不妥当后,当局已将有关书籍撤回。

新加坡作家协会会长林得楠前天晚上在面簿贴文说,当天到通讯及新闻部时发现大堂的书架摆放一些引人侧目的图书,书名包括《好色之徒》《总裁俏女郎》和《恶男请入瓮》等。

根据林得楠的观察,该书架很小,只有20多本华文书,但大多数为言情小说,没有其他类型供公众借阅。

林得楠昨天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通讯及新闻部是制定新加坡文化政策和方向的国家单位,该大厦更是富有历史的大雅之堂,不宜在书架上摆放这类书籍。

他说:“我理解一些人喜欢读言情小说,这些书放在其他地方也无伤大雅,问题在于摆放的这个场所不大适合。”

林得楠也指出,感觉有关当局似乎不够重视其他文学作品,而是持有“只要是中文书就摆上去”的做法。

他说:“这涉及到整个环境对中文书的认知与认同。要在书架上摆放几本优秀的本地作品并不难,新加坡作家出版不少以新加坡、南洋为题材的中文文学与文化作品,但这些作品往往不能跻身在官方机构的重要书架上。”

英文书籍也一样引人侧目

文化教育工作者蔡志礼博士受访时同样对摆放的书目感到诧异。他指这些书不是色情刊物,但仍属低俗的言情小说,对当局将它们摆在大厅感到百思莫解。

他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些书摆放在国家单位,感觉像是代表新加坡(的作品),也是当局要向他人推荐的书籍。一般国家图书馆也会有言情小说,但不会把这些书摆在显眼的位置。”

蔡志礼注意到经常有不少外国游客,包括中国人进出通讯及新闻部大堂,他建议当局应摆放本地优质文学作品,例如文化奖得主尤今的作品。

他说:“一些作品也有英文版本,如果摆放在一起,旅客无论懂不懂中文,都还是能有机会接触到新加坡代表性的文学作品。”

记者昨天大约上午11时到通讯及新闻部时,观察到书架上的所有华文书已被撤走,只剩下英文书和一些旅游和艺术类手册。英文书大多数是面向青少年的刊物,其中部分书名同样引人注目,包括“The Facts About Flirting”(关于调情的事实)和“Bye-Bye Boyfriend”(再见男友)。

通讯及新闻部受询时指出,位于大厦一楼的书架是个开放式社区书架,主要为人们提供一个分享书籍的空间,公众或员工可随意捐赠或借阅书架上的书。

发言人说:“由于这是个由社区发起的计划,因此没有专人看管,但我们相信用户会采取谨慎的态度,避免捐赠内容不宜的书籍。我们感谢林先生的反馈,同时已将相关书籍撤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大堂摆放言情小说被指不妥 通讯及新闻部:已撤下1551409007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