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不感兴趣 中元会竞标福物和场次逐年减少

据《联合早报》向多家福物商和喊标人了解,近年来中元理事会的会员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找不到年轻人参加。另外,年轻人大多对中元节活动不感兴趣,导致中元会数量逐年减少。

后天就是农历七月初一,中元会竞标福物向来是本地中元节不可或缺的一环,受访福物商称今年福物销量下跌约20%,喊标场次减少约10%。

从本周二起,入夜后在组屋区、工厂、工业楼等地搭起五光十色的中元节歌台上,除了艺人的歌舞表演,竞标寓意吉祥的福物也是许多民众感兴趣的节目。

据《联合早报》向多家福物商和喊标人了解,近年来中元理事会的会员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找不到年轻人参加。另外,年轻人大多对中元节活动不感兴趣,导致中元会数量逐年减少。部分小贩中心如红山中路第163座熟食中心,因翻新工程关闭八个月,今年虽继续举办中元会,但规模缩减不少。

记者走访惹兰勿刹和四马路观音堂附近的数家福物商,商家普遍表示,今年的福物销量下跌约20%,顾客也偏爱小巧精致、富含新意的福物。

开业60多年的佛具店王茂成因梧槽坊被征用,去年搬到惹兰勿刹营业。负责人王亚喜(62岁)说,中元节是他店铺的主要收入来源,但福物销量逐年减少,中元会不仅场次减少,规模也缩减了。“梧槽坊的一些老字号佛具店因老板年事已高,去年就决定停业不再做下去。”

他感叹:“做到我们这一代就没有了,孩子都有自己的工作,不会接手这盘生意。”

四马路观音堂对街的佛具店新隆已有80多年历史,负责人潘韦(42岁)说,近年来选择客制福物的顾客不像过往喜欢夸张、巨大的造型。

他说:“例如其中一个福物上就有一只手握着纸钞,意思是‘横财就手’,我们在上面加了12生肖塑像,那就变成不管是哪个生肖年都会赚钱的意思。”

潘韦也透露,他在两年前设立店铺的面簿专页,售卖冥纸等佛具,购物满200元还免费送货。“网络主要是分享平台,网络营业额只占整体生意的10%左右,大部分想要购买福物的顾客还是会到店里看看。”

喊标人:
今年承接场次减一成

 

凤友娱乐公司创办人林清河(57岁)拥有近30年喊标经验,公司专门接洽农历七月喊标活动。他透露,公司今年接了160多场喊标活动,相比去年的约180场减少约10%。

他指出,今年有18个街坊或邻里商家组成的中元理事会告知,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举办中元会,另外还有两个中元理事会还在考虑以后是否继续承办。他补充,本地海事业行情低迷也使得不少船厂取消中元会。

林清河说:“在组屋区举办中元会的许多理事会会员青黄不接,年轻人不参加,搭建帐篷、宴席的费用也增加,导致中元会越办越少。”

红山中路第163座熟食中心每年都会举办中元会,10多年来负责喊标的鱼圆面摊贩林亚忠(60岁)说,由于小贩中心因翻新关闭八个月,许多会员收入受影响,因此不参加今年的中元会。

企业客户网购冥纸香烛

本地华人中元节祭拜少不了冥纸等祭品,受访业者称大多数顾客仍习惯上门选购,网购生意客源主要为企业客户。

传统佛具店业者潘韦和王亚喜都认为,购买冥纸的顾客大部分是中年人和年长者,他们都倾向于到店铺购买冥纸。店里摆卖不同价格的冥纸配套,从最低4元到上百元都有,适合不同家庭的需求。

本地近年也出现网购冥纸服务,部分是实体店业者开设网购平台,也有原先只提供网购冥纸服务的网络业者开设实体店。

梁伟强(32岁,海事技术人员)与生意伙伴在2014年设立面簿专页“保佑网站金纸店”(Po-Pi.Com.Sg),去年11月在加冷峇鲁第67座组屋开店售卖祭祀用品。

梁伟强说:“很多人认为售卖冥纸是上一代人做的生意,我们对这一行感到好奇,当时也没什么人在网上售卖冥纸,所以我们就决定重新打造冥纸店的形象,在中元节的时候提供网购服务。”

梁伟强透露,中元节期间销量较高,去年的网购数量比前年增加超过一半,他的生意伙伴刚辞去正职,专注打理店铺业务。他指出,企业客户占了今年中元节营业额约80%,不少人上个星期就预先订购冥纸。

“企业订购的冥纸、香烛数量相当多,通常需要两三个人才搬得完,我们直接送到公司去,他们就可以省下不少麻烦。”

陈崇俊(28岁)的两间冥纸店位于后港8道和中峇鲁巴刹,他去年开始在面簿专页“金纸店”提供网购冥纸服务。

陈崇俊说,今年的冥纸销量比去年慢热,中元节前一个星期只达到去年销量的60%左右。“我在中元节前两个星期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宣传,希望接近中元节时,冥纸的销量能增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