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出租车司机协会会员激增

全国私人出租车司机协会去年5月成立。去年底,会员人数增加到约500人。今年首八个月,更是急速增加了3000多人。

零工经济发展迅速,投入其中的人越来越多,所涉及的问题也日益复杂。在这个大背景下,全国私人出租车司机协会成立一年来,已吸引到超过3600名会员,据协会执行顾问迪亚加拉冉形容,会员人数“与日俱增”。

迪亚加拉冉(S.Thiagarajan)说,全国私人出租车司机协会(National Private Hire Vehicles Association,简称NPHVA)去年5月在全国职工总会的旗帜下成立。去年底会员人数已从原来的50人增加到约500人。今年首八个月,会员人数更是急速增加了3000多人,反映出有更多私召车司机关注如何保障自己的权益。

协会代表三个群体:豪华车载送服务者、迷你巴士司机以及优步(Uber)和Grab等使用应用的私召车司机。

私召车司机面临不同挑战

据报道,优步和Grab属下已有超过4万名司机,也就是说NPHVA的渗透率还不到一成。不过,迪亚加拉冉相信,不少私召车司机是兼职司机,而加入协会的都是全职司机。

同样附属职总的德士师傅协会目前则有2万多名会员。协会执行顾问洪鼎基说,会员人数在过去五年里增加了1万人,而目前本地有约2万5000名德士司机。

私召车司机与德士司机所面对的问题截然不同,不同类型的私召车司机也面临不同挑战。

多年来驾驶豪华车的黄友义(35岁)举例,不少豪华车司机面对合约不公平的问题。运输公司名义上承诺每天安排他们负责三四份载送工作,但实际运作时,每份工作可能相隔六小时,也就是要求司机们全天候服务。

黄友义说:“还有一些情况,司机生病了把车交回运输公司,公司继而把车子租给别人,但生病的司机还得支付租金。这些问题都是个别司机难以独自跟公司交涉的。……协会的会员们都纷纷为这名司机筹款。”

至于迷你巴士司机,他们把车停在组屋停车场,不仅收费更高,而且得停到专门给大型车子停泊的地方。迪亚加拉冉说:“让人不解的是,同一个型号的车,为什么只因为注册为商业用车,停车待遇就完全不同?”

Grab司机杨莸志(39岁)则不时面对乘客召车时不说明会带着身高不及1.35公尺的小孩上车,又不愿承担儿童安全车座的额外费用。陆路交通管理局规定,私召车司机须在车内装坐垫或安全椅,才允许接载,否则可面对罚款120元和被记分。通过GrabFamily服务叫车者,多付2元便可让孩子使用坐垫。

杨莸志说:“许多乘客不明就里,追问为什么德士司机肯载儿童,我们却不肯,后来业者透过应用发布相关信息,教育和提醒乘客。”

代表司机与业者沟通,希望他们协力教育和提醒乘客,必要时要求监管机构灵活处理事情,这些都是NPHVA的职责。

近期,国内税务局与优步和Grab商讨如何让私召车司机自动报税,导致私人召车司机担心汽油、汽车保养、车子租金和保险保金等目前无法获得扣税的费用,没能公平地反映出来。

NPHVA执行秘书莫哈默兰迪(Mohd Randy)说,协会就要为私召车司机集体发声,希望当局公平看待这些零工经济的从业人员。“或许当局探讨扣税事宜时,可参考国外的做法,以私召车行驶的里数为基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私召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