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首个便携辅助器 对着仪器吐气了解戒烟进度

新保集团综合诊疗所与新加坡工艺教育西区学院合作,试点性推出名为STEADES的电子吸烟分析仪器,并已邀请15名烟客把仪器带回家测试。烟客也可将数据上载至面簿,希望由此获得亲友支持,从而更积极地戒烟。

只需对着仪器吐气就能了解自己戒烟的进度,本地医疗机构与学府合作,研发首个可供烟客带回家,辅助他们戒烟的电子吸烟分析仪器。烟客可将数据上载至社交媒体,获得亲友认可与鼓励,积极戒烟。

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综合诊疗所与新加坡工艺教育西区学院合作,试点性推出名为STEADES的电子吸烟分析仪器,并已在今年邀请15名烟客将仪器带回家展开两个星期的测试计划。

烟客吸烟时一般会吸入包括一氧化碳在内的许多有毒物质,吸烟越多,体内的一氧化碳浓度越高。因此,烟客只需对着仪器吐气,仪器便能通过测量烟客吐出的一氧化碳浓度,来了解他们每天的吸烟量,再将这些数据转换成图标,让他们跟进自己的戒烟进度。

新保集团综合诊疗所研究部主任陈业川医生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之一。他昨天在记者会上说:“八成的烟客会在21岁前染上烟瘾。有鉴于不少年轻人都爱通过社交媒体分享近况的习惯,我们与工艺教育西区学院研发这个仪器时,特地加入烟客可将数据上载至面簿的功能,希望他们能通过所分享的信息获得亲友的支持,从而受到鼓舞更积极地戒烟。”

陈业川透露,他们从参与研究的15名烟客获得的数据显示,一些烟客参与两个星期的计划后,对尼古丁的依赖程度已从之前的“中度依赖”下降至“低度依赖”;也有一些烟客原本还在犹豫是否要戒烟,参与计划后确定要戒烟,甚至已展开行动。

一名不愿具名的烟客说:“使用仪器后,我才发现肺内的一氧化碳竟然这么多。如今我偶尔也会克制自己,看能不能一整天都不吸烟……希望通过一点一滴的努力成功戒烟。”

由于之前展开的测试只是概念验证(proof of concept)试验,陈业川透露,接下来他们有意展开更大规模的试验,来了解这个仪器是否能有效提高参与者的戒烟率。

工艺教育西区学院科技发展中心工程设计主任郑鸿全受询时指出,他们接下来也会加以改良仪器,并希望能与一些领域业者探讨大量生产仪器,再通过销售或租借的方式,让更多烟客使用的可能性。

我国吸烟率曾在2004年达到最低12.6%,但在2013年回弹至13.3%。政府已设下目标,要在2020年把吸烟率降至12%。

全科医学学院将融入更多老年护理等相关课程内容

另一方面,昨天出席亚太基层医疗研究大会与全科医疗大会的卫生部医药服务副总监麦锡威在活动上致词时透露,新加坡全科医学学院将通过融入更多与慢性疾病管理、精神健康与老年护理相关的内容,加强现有全科医疗毕业文凭课程。

当局将从明年7月新学年起,开始使用新课程大纲。报读全科医疗毕业文凭课程的医生人数已从2014年的114人上升至今年的235人;全科医疗实习培训计划的收生人数也从2014年的40人增至今年的60人。

麦锡威认为,更多医生报读全科医疗是令人鼓舞的喜讯,因为这说明我国正稳健朝每个新加坡人都能获得一名家庭医生照料的方向发展。

与此同时,新保集团与杜克—国大医学院,通过今年推出的新保集团杜克—国大全科医疗医学教研项目设立家庭健康研究基金,希望通过各界的慷慨捐赠筹得资金,推动全科医疗领域就慢性疾病管理、预防医疗与基层医疗方面展开更多研究,从而为国人提供更好的照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