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中国收紧出口供应受限 本地餐饮业者今年改卖荷兰大闸蟹

相信因中国收紧大闸蟹出口证,本地一些餐饮业者在供应有限的情况下,改卖荷兰大闸蟹。良木园酒店的岷江川菜馆就以荷兰大闸蟹推出菜肴。(良木园酒店提供)

字体大小:

本地农粮兽医局针对本地进口情况受询时说,今年1月至9月的大闸蟹进口量达3公吨,来自日本和香港。2016年全年有27公吨,2015年则有53公吨。大闸蟹通常是在9月至12月进口至我国。去年,大闸蟹的三大来源地是中国、日本,以及香港。

过去两年,本地的大闸蟹进口量有下滑趋势,相信是受中国收紧大闸蟹出口证所致。

中国一向是本地主要的大闸蟹进口来源地。本地一些餐饮业者反映,由于中国大闸蟹的供应受限,且对进口情况有不确定因素,今年改用荷兰大闸蟹,或决定停卖。

香港去年发现供给香港的中国大闸蟹未达到香港卫生标准,相信因双方对卫生标准不一,以致中国收紧出口批文。一些香港餐饮业者今年改从台湾进口大闸蟹。

本地农粮兽医局针对本地进口情况受询时说,今年1月至9月的大闸蟹进口量达3公吨,来自日本和香港。2016年全年有27公吨,2015年则有53公吨。大闸蟹通常是在9月至12月进口至我国。去年,大闸蟹的三大来源地是中国、日本,以及香港。

从荷兰进口大闸蟹  成本比中国高约两成

进口商高鲜蟹业海鲜贸易公司今年只进口荷兰大闸蟹。负责人洪瑛莲受访时说:“据我所知,中国去年11月没有发出大闸蟹出口证,中国供应商一直无法给我们明确信息,公司今年只好从荷兰进口大闸蟹。其实在2015年,我们就进口荷兰大闸蟹,试试市场。荷兰大闸蟹是野生的,必须到湖泊捕捉,供应量比较少。进口成本比中国大闸蟹高约两成。”

她指出,中国大闸蟹是养殖的,蟹膏较多且颜色鲜艳,但荷兰的肉质比较鲜甜。公司通知几家酒店客户无法供应中国大闸蟹,有些业者在建议下改用荷兰大闸蟹,包括泛太平洋酒店、良木园酒店。

良木园酒店行销与通讯部经理吕丹琳受询时说:“供应商今年10月初通知酒店他们无法取得中国大闸蟹,我们于是寻找优质的替代选择,使用荷兰大闸蟹,赶得及在10月中至11月19日举行促销期。大闸蟹的价格今年略微调高。”

良木园酒店的岷江川菜馆售卖的一些大闸蟹菜肴,例如蛋白花雕蒸大闸蟹、清蒸大闸蟹价格70多元。

中餐馆桃苑(Peach Garden)行销市场部总监何敦仟指出:“餐馆往年使用的中国大闸蟹来自江苏省阳澄湖,但供应商通知说江苏炎热天气导致大闸蟹产量减少。供应减少会导致价格上涨,加上不确定其他来源的大闸蟹品质,桃苑决定今年不卖大闸蟹。”

他指出,过去两年顾客对大闸蟹的需求已下滑,尤其当香港发现大闸蟹含过量的有害物质,本地消费者因此较为谨慎。大闸蟹不是餐馆的主打,顾客可选择其他海鲜类,如阿拉斯加螃蟹,因此对餐馆生意的影响不大。

职总平价超市发言人也指出,受中国的出口限制,大闸蟹供应有所减少,导致大闸蟹的价格增加约三成。

部分业者照卖中国大闸蟹

尽管如此,部分业者表示在供应方面未遇到问题,今年照卖中国大闸蟹。同乐集团发言人说,大闸蟹是季节性的佳肴,餐馆使用的大闸蟹来自中国,售价今年保持在58元(200克至225克)。丽晶酒店的中餐馆夏宫也照卖中国大闸蟹。因发现顾客对大闸蟹的需求略微下滑,餐馆今年只推出六道大闸蟹菜肴,比去年少两样,售价保持一致。

农粮局指出,进口商都须获该局的执照才能进口大闸蟹,农粮局会定期检测进口的大闸蟹,检验它们是否含重金属、化学毒物二恶英(dioxin)和多氯联苯(PCBs)等有害物质。虽偶尔会检测到二恶英和多氯联苯,但含量不会对人体健康构成威胁。

不过,与其他在自然环境养殖的食品来源一样,大闸蟹也可能受环境物质感染。当局建议公众适量食用,并向有信誉的业者购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