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针对国会录像事件 贝理安若不道歉傅海燕或向议长投诉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说,如果贝理安不道歉,傅海燕可以提呈书面投诉给国会议长,由他决定是否有足够的表面证据,证明贝理安确实违反特权;如果有,再由议长交给特权委员会调查。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如果不道歉,国会领袖傅海燕有可能会向国会议长投诉,再由国会议长交由国会特权委员会调查事件是否违反特权。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说,傅海燕是国会特权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她给予贝理安道歉的机会,让事件可以告个段落。

不过,如果贝理安不道歉,傅海燕可以提呈书面投诉给国会议长,由他决定是否有足够的表面证据,证明贝理安确实违反特权;如果有,再由议长交给特权委员会调查。

许林珠博士说:“因为投诉是傅海燕提出的,所以在调查期间,国会议长将中止她在特权委员会的职务。”

特权委员会一旦完成报告书,供议员传阅后,身为国会领袖的傅海燕将提出动议,让国会议员就报告书展开辩论和发表看法。

陈庆文:事件可朝三方向发展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认为,事件有可能朝三个方向发展。第一是贝理安道歉并获得接受;第二是贝理安道了歉,却因某些原因不被接受;第三是他拒绝道歉,事件交由国会特权委员会处理,委员会若发现贝理安的行为不当,他有可能面对罚款甚至是坐牢。

他指出,贝理安确实是“祸从口出”,若不道歉事件有可能闹大。

他说,贝理安在国会上确实没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给人的印象是新传媒对待他不公平。“如果议员们不完整地呈现事实,或是扭曲事实,将削弱国会的信誉。尤其是新加坡国会议员主要来自一个政党,反对党议员必须‘比清白更清白’,要不然肯定会被另一个政党抓住把柄。”

至于傅海燕选择在事情发生的近两个月后才要求贝理安道歉,陈庆文认为通讯及新闻部发言人的解释合理,即贝理安在11月的国会上提出事件后,国会休会,直到来临周一(8日)才复会。

然而陈庆文也指出,工人党议员已计划在国会下周复会时,针对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涉及巴西贿赂案提问,因此这次事件难免会让一些人产生执政党试图转移视线的印象。

据本报统计,贝理安在本届国会会期中是至今发问次数最多的新任议员,多达151次,也是工人党在国会中表现最亮眼的议员之一。陈庆文因此指出,一些人也有可能将此次事件视为针对贝理安。

由国会委任的国会特权委员会(简称特委会),责任是对任何违反国会特权的投诉进行审查。如果国会接获投诉,委员会将召开会议,盘问证人并向国会提交建议报告。

特委会主席为国会议长陈川仁,七名成员包括也是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的傅海燕、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财政部兼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外交部兼国防部高级政务部长孟理齐博士、阿裕尼集选区工人党议员陈硕茂、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谢健平和唐振辉。

许林珠说,这起事件被定义为可能滥用议员特权来误导国会。

她指出,一些人如果不明白国会议员享有的特权和行使权力的程序,以及他们身为人民代议士须维持纪律和不辜负选民期望的话,人们可能就会质疑国会领袖为何要为新传媒说话。“明白事件背景并把事件放在正确语境里面是重要的。不然,人们可能以为这是抓住反对党政治人物痛脚的容易方法,我认为这是不对的。”

她说,要不要回应是贝理安的权利,但到底他要不要承认错误是重要的。以所有针对事实的澄清来看,是贝理安记错了,还是他真正要误导国会,要把他认为新传媒如何呈现反对党在国会的言论是有政治议程的记录在案?

许林珠说,任何政党都应了解和尊重传媒机构编辑部的权利,再说新传媒已解释是技术故障影响了录像,并尽快为贝理安提供完整片段。“这不是一起黑白分明的事件,但可成为指责传媒机构的不愉快事件,它甚至可以越来越偏离事实。这可能是工人党试图让人觉得它因为媒体缺乏自由而处处受阻,以获取民众支持。”

“换言之,我们要看看贝理安是不是要利用这件事,作为一种政治策略。”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学者:贝理安若不道歉 傅海燕或向议长投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