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新传媒剪辑国会录像质疑 贝理安道歉:没蓄意做出失实陈述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就他去年(2017年)11月在国会上质疑新传媒剪辑国会录像一事向国会道歉,并撤回他的言论,成为近年来首个应要求在国会发表道歉声明的反对党议员。

不过他强调,他没有蓄意向国会做出失实陈述。他承认自己当时的记忆不准确,并在发言时有交代自己是凭记忆陈述,说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点。他也重申,没有指责新传媒政治不中立的意思。

国会昨天复会。贝理安在口头询问时间后发表声明,承认他去年11月在国会上的言论有失准确。他当时说,新传媒去年2月把国会辩论总统选举修正法案的录像“删除部分片段”后上载至网络,直到他致函新传媒,对方才“改正并上传不同的录像”。

事实上,在贝理安于2月20日电邮新传媒的两天前,新传媒已发现技术问题,重新上载完整录像,而并非接获贝理安通知后才更换。

国会领袖傅海燕本月3日致函贝理安,指他11月在国会上质疑新传媒蓄意剪辑国会录像是“扭曲事实”“是一起严重事件”,要求他收回虚假指控,并向国会道歉。

贝理安昨天收回他所发表的言论。他说:“我可以肯定,新传媒于2017年2月已向我解释这件事,我也接受了新传媒的说法。按照议事常规,我就国会辩论中不准确复述2017年2月的事件顺序向国会道歉。”

贝理安说,他去年11月是即席发言,应通讯及新闻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的要求举例时,复述这起事件,不料他的记忆有误。

贝理安坚持他当时明确指出自己是“凭记忆”这点,因此并不是有意作出误导性言论。他也说,他当时也指出事件获得圆满解决,“录像的技术问题何时被纠正已无关紧要”。

傅海燕两度追问 是否误导国会

尽管贝理安反复强调自己没有误导国会的意图,但傅海燕没有轻易放过他,在回应贝理安道歉声明时两度追问他是否犯下误导国会的错误。

傅海燕质问贝理安,无论他有意误导国会与否,是否承认他对新传媒作出错误的指控,以及这些不实指控误导了国会。

对此,贝理安再次坦言,他的言论夹带不实之处,但“我并无意指责新传媒剪辑录像时有政治不中立之嫌”。

傅海燕说:“且不论贝理安意欲为何,他确实做出了不实指控,我也感谢他认识到自己的言论具误导性。我也收到他对国会的道歉。”

傅海燕强调,国会议员拥有国会特权,这是为了让他们能自由发言,提出不同的看法,“但这项特权不能被滥用,也不能用来做出不实陈述,误导国会。”

傅海燕说,任何在国会做出的不正确言论应该在同样的场合撤回。“如此一来,议员才能从讨论中获益,并重建对彼此在国会所作言论的信心。唯有这么做,才能在这个殿堂展开有益、有效的讨论,因为我们相信我们在这里所说的话都有牢固的依据,也不会在没有严格查证言论背后事实的情况下发言。”

议员向国会道歉相当罕见

议员向国会道歉的情况相当罕见,上一次发生是在2009年。时任淡滨尼集选区议员陈文安因根据未经查证的资料,批评一些媒体的报道,在国会公开道歉。

2002年,时任东海岸集选区议员陈树群针对车资涨价提出动议时,因影射时任副总理李显龙和公共交通理事会蓄意误导国会和新加坡人民,而向副总理、理事会和国会道歉。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70496617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