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总针对有工会公司调查显示 去年花红与加薪五年来最低​

职总助理秘书长詹惠凤说,去年业绩相对理想、生产力或增值都相对高的是制造业,但制造业者一向在分发花红方面都很谨慎。向来大手笔的造船业,去年所分发的花红则从过去的六七个月减到一个月。这么一来,有工会的私企分发的平均花红也就减少。

造船业向来是分发最多花红给员工的一个行业,但近年航运市场不景气,大大影响了造船业派发的花红,也连带拉低本地设有工会公司分给员工的平均花红​数额​。

全国职工总会助理秘书长詹惠凤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截至2017年12月,本地超过340家有工会公司派发的平均花红,相当于员工2.4个月的薪资,这包括俗称“第13个月花红”的常年工资补贴。

若把这个预估数据与人力部的相关调查比较,有工会企业去年派发的花红是五年来​​最低​的​。人力部针对设有工会企业普通工人的调查显示,2013年至2016年间,这些工人的花红介于2.82个月至2.97个月。

加薪方面,由于对经济前景仍有保留,设有工会公司给予员工的加薪幅度也是五年来最低,预计只达3.2%。根据人力部的调查,在设有工会的企业,普通工人在2013年至2016年间​每年​获得的固定工资(built-in wage)增长介于4.2%至5.3%。

职总每年都向设有工会的1600多家公司查询派发花红和工资增长等情况。截至上个月底,超过580家公司提供了加薪数据,它们雇用了20万6000名可议薪工人。由于不是每家公司都在同一个月份分发花红和调整薪金,所以职总的相关调查仍在进行中,但已回应的都是规模相对大的私企。

我国经济增长去年超过预期,达3.5%,公务员全年花红总额相当于2.5个月工资,扭转了2014年至前年的下跌趋势。公务员前年的花红总额相等于他们1.95个月的工资。

针对为何公务员花红增加,有工会私企的却下降,詹惠凤解释,公务员的花红与国内生产总值(GDP)挂钩,但私企却不遵循同样的计算方程式。

她说:“去年业绩相对理想、生产力或增值都相对高的是制造业,但制造业者一向在分发花红方面都很谨慎,花红总额总是介于一至一个半月。向来大手笔的造船业,去年所分发的花红则从过去的六七个月减到区区一个月。这么一来,有工会的私企分发的平均花红也就减少了。”

私企对展望“谨慎乐观”

她也说,花红以企业过去一年的业绩为基础,加薪幅度反映的则是公司对未来一年的展望。接受调查的有工会私企回应时,都表示国外经济发展仍不明朗,因此都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受访学者认为,花红和加薪未必随经济增长上涨,许多国家持续取得经济增长,但人民的工资改变不大。

新跃社科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说,本地去年的经济增长并不均匀,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尤其是电子业。“受调查的企业来自各个行业,除非自身的领域从增长中受益,否则企业还是会保持谨慎态度。另外,工资增长也取决于公司是否觉得有必要加薪来留住员工,因此除非劳动市场进一步紧缩,否则企业未必有加薪的压力。”

官委议员、新跃社科大学应用研究中心主任陈奕光副教授认为,尽管去年的GDP增长高过预期,但没有太多人认为可以保持乐观,因为更长期的发展前景仍不明朗,而且很多企业都面对颠覆科技的重重压力。“很多雇主仍担心今后​面对的挑战,在为今年预测工资增长时仍会保持谨慎。经济继续转型的当儿,这样的心态也会持续。”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去年花红与加薪五年来最低​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