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存诸多挑战 进军兰卡本地企业认同其发展潜能

科伦坡茴香精品胶囊酒店由新加坡年轻企业家维纳斯瓦兰,在排除万难之后创立,并在短时间内攻占斯里兰卡科伦坡中低价位住宿市场。(海峡时报)

已落户斯里兰卡的本地企业约90家,它们普遍面对的挑战包括关税等税率过高,以及难找到训练有素的人员,因此需投入资源培训员工等。

尽管要进军斯里兰卡市场有诸多挑战,但已成功进入的本地企业认同它的发展潜能,也期待新加坡和斯里兰卡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可带来更大的经商便利。

李总理抵达科伦坡

斯里兰卡外交部上周五宣布,新加坡和斯里兰卡今天(1月23日)将签署自贸协定。签字仪式将由昨天抵达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李显龙总理见证。

斯里兰卡政府派出法制及南部开发部长拉特纳亚卡迎接李总理和夫人何晶。总理过后在个人面簿专页上说,他上一次到访已是2013年的事,而他发现科伦坡的城市景观和海岸线都已改变。他期待下来几天与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以及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的会晤能结出累累硕果。

对于我国将签订第13份双边自贸协定,受访本地企业表示欢迎,期许这能减轻他们面对的挑战。

已落户斯里兰卡的本地企业约90家。业者普遍面对的挑战包括关税等税率过高,以及难找到训练有素的人员,因此需投入资源培训员工等。

经营意大利连锁餐厅百世达(Pastamania)等餐饮品牌的联邦资本有限公司(Commonwealth Capital),今年3月中将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开设首家百世达餐厅,并计划在那里共开五六家餐厅。

联邦资本国际业务总监林恩祥(45岁)受访时说,尽管进口食材的关税可能高达78%,饮食业竞争也极为激烈,但集团看准斯里兰卡的潜力,因此把斯里兰卡定为进军南亚市场的首站。

他说,斯里兰卡人均收入在南亚市场中最高,比印度多一倍,也比孟加拉多两倍,意味着消费能力高,而且很多回流的斯里兰卡人和外籍人士对新加坡餐饮品牌相当熟悉。他也期待自贸协定能减轻集团从新加坡入口汤料等食材所需承担的税务成本。

1977年就看准其商业潜能到旧称锡兰的斯里兰卡投资的新加坡公司百龄麦锡兰(Prima Ceylon),至今已投入2亿5000万美元(约3亿3000万新元)资金。

希望自贸协定落实可降税务

负责百龄麦斯里兰卡事务的集团总经理陈明铨(71岁)在提到经商成本时举例,集团目前若要把包装面食从新加坡运入斯里兰卡,需承担至少69.5%,甚至高达84.5%的关税和相关税率,因此他希望自贸协定落实后可降低税务。

他也指出,斯里兰卡2015年新上任的政府积极开放经济,并欢迎外资的投入,而自贸协定将对新加坡企业非常有利。

三年前离开淡马锡旗下星桥集团(SingBridge)的Ark Holdings主席林大焌(57岁)已在斯里兰卡拥有一家虾厂,并计划两年内建螃蟹养殖厂,每天出产500公斤斯里兰卡螃蟹供应当地市场,也可出口到新加坡等其他市场。

他已找到一个中国基因学伙伴,研究如何提高斯里兰卡螃蟹产量。他说,目前在澳大利亚、菲律宾或印度养殖斯里兰卡螃蟹的成效不高,存活率只有约2%至5%。

他认为,斯里兰卡迅速发展,在食物供应、基础建设和资讯科技等领域有极大需求,也就是新加坡企业可进军的领域。

代表新加坡印度商会的律师詹德拉莫翰(Chandra Mohan)则指出,斯里兰卡因经济庞大、与邻近新加坡有很好的连接,文化关系也密切,因此向来能吸引新加坡企业,而新斯自贸协定也凸显两国的关系密切。他说,商会鼓励会员尤其是中小企业响应政府的号召,往区域市场前进。

詹德拉莫翰昨天也与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主席张松声、工商总会旗下中小企业委员会主席廖振兴等32名代表抵达斯里兰卡展开五天访问。这些代表来自酒店、房地产发展、基础建设和物流等不同领域,六成来自中小企业,也包括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代表。

根据工商总会文告,此次访问是为了让本地企业更了解斯里兰卡的经商环境、斯里兰卡政府的经济发展计划,以及本地企业可从新斯自贸协定中得到的商机。

到科伦坡创建胶囊酒店 年轻企业家年半内料可收支平衡

新加坡年轻企业家到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创业,所开的胶囊酒店营业不到一年好评如潮,有望按计划在开业一年半内取得收支平衡。

这名年轻人是科伦坡茴香精品胶囊酒店(Star Anise Boutique Capsule)的董事维纳斯瓦兰(Vigneswaran,30岁)。这是一家设有单人床、优质单人床和双人床的旅店,一晚住宿费从25美元(约33新元)起跳。

这是斯里兰卡首家胶囊酒店,平均住客率维持在九成以上,住客主要来自英国、德国、法国、中国和新加坡。

维纳斯瓦兰受访时坦言在斯里兰卡创业很难,因为当地商人对年轻人的刻板印象是不认真、任何提议都像在嬉闹,而这是对年轻创业家不利的观念。

他也很难找到训练有素的人员,须投入不少时间和资源培训员工。他说,原本聘用的内务管理人员在开业三个月后就全被辞退,因为他们偷窃住客的财物。

语言是另一障碍。“这里的员工也需多练习英语,否则很难和住客沟通。”另一个挑战是当地的电费比新加坡贵三四倍,“但我们选择为住客提供一个全冷气的居住环境。”

维纳斯瓦兰开业前还得应付其他背包客旅馆业者的刁难,例如阻扰他申请一些工程准证,以及找警察上门突击检查等,所幸最终得以在前年11月顺利开业。

他还计划今年内在斯里兰卡多开两家胶囊酒店,其中一家的床位达100个,比现有的44个床位多超过一倍。

他也有意进军缅甸和尼泊尔。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