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受雇居民住户去年实际收入增长

去年在所有收入群体中,最低10%住户的平均人均月入实际增幅最低,只有2.1%。国大陈恩赐副教授认为,低收入者的收入增幅去年放缓,并不一定意味着下来会下滑。但他同时指出,有必要提升这个群体的技能和生产力,才能避免这成为一股趋势。

我国所有受雇居民住户去年的实际收入都有增长,但收入较低者实际收入增长幅度较低。

如果把时间拉长到五年来看,情况则不同。根据新加坡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住户收入主要趋势》报告,在2012到2017年之间,收入最低50%住户的人均平均工作收入,每年的实际增幅达4.2%至4.6%,比收入最高50%住户的2.2%至4.2%多。

housegraph.pdf_Large.jpg
受雇居民平均家庭收入。

受访学者对这样的情况表示有些担忧。

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高级讲师陈启文博士说,去年在所有收入群体中,最低10%住户的平均人均月入实际增幅最低,只有2.1%,显示这个群体可能需要更大力度的扶持。

他说,根据统计局数据,平均人均月入实际增幅最高的是第41收入分位和更高收入者,而这或许是因为随着我国为了提振劳动生产力,更为着重资讯科技和自动化,以致中等收入者有较显著的收入增长。“因此,这凸显了促进社会流动性的重要,要让员工可通过提升技能和知识,获得更好的生活水平。”

新跃社科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指出,收入最高者和低收入群体之间的收入差距其实相当大,因此低收入者必须持续有较高的收入增长,才能缩小这个差距。

他也指出,即便2012年至2017年间,低收入者的实际收入增幅较高,但也没有高出很多,对于缩小收入差距很难有实质影响。

昨天公布的常年报告显示,收入最低50%住户,去年的平均人均月入实际增幅只介于2.1%至3.6%。这低于第51至90收入分位者去年的3.7%至4.5%增幅;最高10%收入群的增幅则有2.6%。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陈恩赐副教授则认为,低收入者的收入增幅去年放缓,并不一定意味着下来会下滑。但他同时指出:“我觉得有必要提升这个群体的技能和生产力,才能避免这成为一股趋势。”

受雇居民住户的人均工作月入中位数从前年的2584元增至去年的2699元;把通货膨胀计算在内后,去年实际收入增幅为3.9%,比前年的3.8%略高。

以住户总收入来看,包括公积金在内的工作月入中位数从前年的8846元增至9023元,实际增长为1.5%,比前年2.6%增幅低;这方面的数据也从2012年至2017年间累计上扬15.5%,平均每年增2.9%。

上述数据统计仅针对工作收入,而不把投资和租金等非工作所得纳入考量。受雇居民住户指的是以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为一家之主,并有至少一人工作的住户。这类型住户占本地所有住户的近九成,其余主要是由退休者组成的家庭。

最高10%的收入增幅从2015年的7.2%,在前年锐减至0.2%后,去年回升至2.6%。前年骤降的原因是这群高收入国人中,约两成在金融与保险业工作,该领域受当时经济不景影响,薪金增长大幅减少。

统计局昨天受询时说,这个群体的收入增幅回升主要是因住户里有工作的平均人数增加;也有相当多的住户有至少一人从事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与技师(PMET)工作。根据人力部之前发布的数据,PMET工资在去年有较强劲的增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