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动用储备金 应付未来危机

国家储备金是新加坡的后盾,政府必须谨慎管理净投资回报贡献并增加储备金,才能在下一场危机出现时维持市场稳定。

王瑞杰在阐明不动用储备金来应付开支上涨的原因时说:“我们不能这么做,因为再多的储备金,如果不谨慎使用,我们有朝一日也会坐吃山空。目前,政府已动用将近一半的净投资回报,其余必须存起来,以钱生钱。”

他指出,政府在2008年以储备金为基础推行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Net Investment Returns,简称NIR)框架。在过去10年里,净投资回报贡献(Net Investment Returns Contributions,简称NIRC)从2009财年的70亿元,增加超过一倍至2018财年的159亿元。

最大收入来源是NIRC

如今NIRC是政府收入的最大来源。他说,目前政府最多使用50%的预期净投资回报,其余归入国家储备金,储备金就能与经济一起增长。如果用光所有净投资回报,储备金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停止增加,随着经济增长,NIRC在国内生产总值的占比也会下跌。

在比较极端的情况下,如果开支超过投资回报,储备金会日益减少,收入也会缩减,直到耗尽储备金。他说:“这不是新加坡的一贯作风。”

他也提到把储备金留给下一代的重要性。

“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前辈们努力奋斗,留给我们足够的储备金。我们同样有责任为后代增加储备金,让它们有足够的资金应对未来的开支。”

他以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和2009年的经济衰退为例子,阐明我国储备金如何稳定经济和资助本地企业。

他说,作为一个小型的开放经济体,我国容易受到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波动的影响,当下一个危机出现时,拥有充足储备金的新加坡将能安然渡过难关。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