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或成为大选议题 王瑞杰:不能只顾政治得失 政府须为长远利益做对的事

王瑞杰接受《海峡时报》专访时指出,调高消费税是个艰难的决定,国人也确实不容易接受,但政府在彻底审视所有可能的替代方法后,认为在现阶段这是协助新加坡提高收入的最恰当选项,并希望国人可以考虑大局。

政府提前宣布调高消费税的计划,无疑令消费税成为下届大选的主要竞选议题之一,但财政部长王瑞杰说,政府不能自私地只顾眼前的政治考量,必须为新加坡的长远发展做出正确的决定。

王瑞杰昨晚参加亚洲新闻台举办的“预算案面面观”节目时,回应多名新加坡人针对财政预算案提出的疑问。被主持人问及是否担心反对党在下届大选拿消费税大做文章时,王瑞杰说:“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但我相信无论我们做任何事,都必须为新加坡和新加坡人的长远利益做出正确的决定。这不能只是为了计算政治得失,我们得做对的事。”

王瑞杰周一发表财政预算案声明时宣布,政府计划在2021年至2025年间,将消费税率调高两个百分点,从7%增加至9%。这意味着上调消费税将在下届政府任期内落实,而下届大选最迟须在2021年初举行。

虽然财政预算案年年都有,但王瑞杰强调,这不是一种短期规划或会计工作,而是关乎我国如何筹集资源、在重要领域投入恰当资源,保障国家的长远发展。

去年财政盈余96.1亿元是“料想不到因素”所致

他昨晚在直播节目上与五名国人一对一对谈,针对技能提升、医疗和企业转型等课题提出看法。

此外,王瑞杰前天接受《海峡时报》专访时也指出,调高消费税是个艰难的决定,国人也确实不容易接受,但政府在彻底审视所有可能的替代方法后,认为在现阶段这是协助新加坡提高收入的最恰当选项,并希望国人可以考虑大局。

他说:“(调整不同税务)各有利弊,我们探讨整体计划后,决定现阶段调高消费税还是最恰当的选择。”

王瑞杰以政府选择不调高企业税为例指出,许多国家都在削减公司税,若新加坡此时调高企业税,可能造成“无法预见的后果”,包括导致企业迁离新加坡,令许多国人丢饭碗。

市场可迅速好转 未来也有可能“反过来”

不少国人也质疑,政府为何在获得大笔财政盈余之际宣布调高消费税。对此王瑞杰重申,去年的96.1亿元财政盈余是“料想不到的因素”所致,包括房地产市场回升带来更高的印花税收,而金融市场波动也让金融管理局的投资回报大幅增长。

他强调,市场可迅速好转,未来也有可能“反过来”。

王瑞杰说,调高消费税预计能为我国带来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0.7%的收入,当仍不足以填补医疗开支,因为随着人口老龄化,年度医疗开支在十年后估计会增加到GDP的3%。

“我们的财务状况吃紧,不是今年或明年,而是长远来看。”

普遍被视为总理人选“领跑者”之一的王瑞杰被问及宣布调高消费税是否会影响到他的政治前景时说,若做出如此重大的国家决策时只顾一己仕途前程,是非常自私的做法。

他说:“我相信做正确的事,而如果我们(指内阁成员)相信这是该做的事,就应该有勇气说出来和做到。做这样的国家决策时,我们不能只想到这对我会有什么影响。”

他说,最容易的是“把头埋在沙堆里”,向国人保证毫无问题,直接说出问题所在虽然比较困难,却是比较理想的做法。“坦白相告是重要的,因为我想我们不该回避困难的课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消费税或成为大选议题 王瑞杰:不能只顾政治得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