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发债为基础建设融资 王瑞杰:对当代国人更公平

不倾向于通过其他集资方式来支付基础设施建设的庞大开支,因为这不公平。这些基础设施会让后代人长期受益。所以,我们有必要让未来世代也承担部分开支担子。——财政部长王瑞杰

政府发债为国家基础设施融资,除了能分摊项目成本,也是对当代国人更公平的做法。

财政部长王瑞杰昨晚上亚洲新闻台“预算案面面观“节目时说,基础设施项目能为后代国人带来长远好处,因此这些项目的经济负担不应只是由当代人买单,应该由几代国人共同承担。

他说,他不倾向于通过其他集资方式来支付基础设施建设的庞大开支。

“因为这是不公平的做法。不公平是因为这些基础设施会让后代人长期受益。所以,我们有必要让未来世代也承担部分开支担子。”

王瑞杰周一发表财政预算案声明时宣布,政府将通过“储蓄和借贷”(save and borrow)双管齐下,满足主要基础设施建设需求。这包括探讨允许建设基础设施的法定机构和政府旗下公司进行借贷,并考虑为关键国家基础设施的长期借贷提供担保。

他周二接受《海峡时报》专访中也说,我国主要基础设施建设支出和需求之庞大,是50多年来从没见过的。

新加坡早年在发展初期,向不同来源借贷,包括多边发展银行如世界银行、亚洲发展银行等,资助一些主要的长期基础设施发展。

“不过,当我们的经济取得增长且税收稳健时,我们在60年代中期,已停止借贷资助主要基础设施项目。如今,我们又回到对基础设施建设需求激增的另一轮高峰。”

这些大型基础设施发展项目包括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新隆高铁和地铁跨岛线(Cross Island Line)。他说,一些法定机构已经通过借贷资助它们的项目,但随着政府增加基建开支,当局在探讨扩大这个规模。政府在考虑动用储备金担保这类借贷,但这须获得总统和总统顾问理事会的批准。

不用NIRC支付基建开支 因须为后代留足够储备金

谈到政府为何必须不能直接利用净投资回报贡献(NIRC)支付基础设施建设等开支时,王瑞杰解释,净投资回报贡献攸关国家储备金,是新加坡的后盾。因此,政府有责任谨慎管理净投资回报贡献,为后代留下足够的储备金。

他强调,NIRC框架下的机构,包括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淡马锡控股,都有董事会进行严格监管,以确保投资组合的投资表现和风险管控都符合规定。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