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影响应对重大危机能力 多名议员认同保持现有净投资回报贡献

订户
蔡其生。

字体大小:

作为一个缺乏天然资源的小国,新加坡的国家储备金就好像定海神针,不能轻易动用。为此,调动社会资源,继续获得建设资金,是明智的决定。——对于政府为避免动用国家储备金,而考虑允许政府机构和政府旗下公司通过借贷和发债融资以建造基础设施的做法,蔡其生发表上述看法。

政府如今只使用最多50%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若调高使用额度,虽然可以在短期内应对开支增加,却会削弱长期收入增长空间,也影响我国应对重大危机的能力。

多名议员在昨天的财政预算案辩论中发声,认为应保持现有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Net Investment Returns Contributions,简称NIRC)使用顶限,让国家储备金发挥更大用处。

工人党议员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提出,一些人建议将NIRC使用顶限调高到60%,让政府不用加税也能应对开支上升。

还有人建议在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期间,临时调高NIRC的使用顶限。当这些设施落成后,再调回50%,并将这类基础设施所得收入重新拨入国家储备金。

议员连荣华(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认为,与其动用更多投资回报应对当前的开支,不如将另外的50%的回报用于重新投资,从而带动储备金增长,让NIRC创造更大的价值。

他指出,过去10年,NIRC为预算贡献累计超过1000亿元。如果这笔收入大幅缩水,政府各项措施的开支和津贴也会减少,还有可能得将税率调高更多。

连荣华说,国会过去曾就NIRC框架进行辩论,并同意达成50:50的分配比率,在当前和未来世代的需求间取得平衡。“我当时投票支持这一框架,我的立场至今保持不变。无痛的短期解决方案总是有诱惑力,但我们的前辈坚决不走这条轻松的道路,我们也应该如此。”

林谋泉(蒙巴登区)也敦促政府对提高NIRC使用额度的要求保持谨慎。他说,“今天多花点,为未来存少点”说起来容易,但平衡点在哪里,人人各有看法。

“我认为我们应该谨慎行事,量入为出,尤其是当我们把钱花在医疗保健和其他社会开支等经常性开支时。国家储备金应该与国家经济同步增长。”

官委议员陈奕光副教授指出,像新加坡这样的发达经济体,可能比发展中经济体更容易面对特定危机的影响。政府必须为应对危机储备充足的资源。

他以美国和新加坡为例指出,美国政府在金融危机发生时,拨款7000亿美元用于不良资产救助计划(Troubled Asset Relief Program),这些资金随后得以全数回收。我国也曾在2009年史无前例地动用49亿元储备金,用于振兴配套,以推行大规模援助计划。在经济复苏后,政府也把这笔钱存回储备金。

“如果当时没有这笔储备,后果难以想象。因此我们有必要通过审慎的财政规划保护和增加国家储备。本轮预算案就展现这样的前瞻性思维和负责任规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