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晓韵:社会开支过于谨慎将与社会理想渐行渐远?

每个倾向务实主义的决定,等于我们对理想又远离了一步。我们在权衡政策时,什么时候才能更倾向实现理想,而不是每次偏向务实?

如果政府为后代累积储备金,却在现有社会开支方面过于谨慎,我国对落实公正与平等社会的理念,是否会渐行渐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