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流动性与不平等引朝野关注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阿裕尼集选区)指出,政府曾在2013年在国会上透露有意展开相关的纵向研究,因此她昨天询问政府是否已开始委任专人开始这项工作。

社会安全网未必只是为低收入家庭而设的,我们应该考虑到,加强这个安全网是否意味着应该介入为中产阶级提供援助。——议员陈慧玲(凤山区)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促请政府针对国人的社会流动性展开纵向研究,数名国会议员也就如何加强社会安全网,以及鼓励国人帮助弱势群体提出建议。

在国会议员针对财政预算案声明展开辩论的第二天,工人党主席林瑞莲(阿裕尼集选区)昨天在发言时表达了对社会流动性(social mobility)课题的关注。

林瑞莲说,统计局针对家庭收入趋势发表的数据显示,收入最低50%住户去年的收入增长更为缓慢,各项数据也显示收入差距日渐扩大。

统计局本月公布的常年报告显示,收入最低50%住户,去年的平均人均月入实际增幅只介于2.1%至3.6%。这低于第51至90收入分位者去年的3.7%至4.5%增幅;最高10%收入群的增幅则有2.6%。

林瑞莲说:“除了数据,我们也必须深入解析贫困国人的日常生活,判断是哪些原因导致这些人看似无法赶上其他人的步伐。”

谈及社会不平等课题时,她也说:“我们能说今时今日,社会上的穷苦国人是因为没有志气或才华所以才沦为穷人吗?还是我国的制度本身就不经意地导致他们很难取得成功,进而让社会上的不平等长久持续下去呢?”

她说,随着新一代国人朝未来迈进,应关注的是妨碍社会流动性相关的问题是否依旧存在,还有国人要脱离某些社会阶层是否变得越来越难。

她指出,政府曾在2013年在国会上透露有意展开相关的纵向(longitudinal)研究,因此她昨天询问政府是否已开始委任专人开始这项工作。

除了林瑞莲针对社会流动性课题进行发言,数名议员也针对如何强化社会安全网课题发表建议。

议员陈慧玲(凤山区)说:“社会安全网未必只是为低收入家庭而设的,我们应该考虑到,加强这个安全网是否意味着应该介入为中产阶级提供援助。”

她提议,政府是否能探讨在政策上做出调整,强制让企业允许员工将未使用的病假转换成照顾直系亲属或直系年长亲属的假期。

她也建议政府探讨,不与父母同住但仍是父母主要看护的国人是否能获得更多的估税扣税(tax relief)。

议员拉哈尤·玛赞(裕廊集选区)则建议,是否能透过分析关爱新加坡行动(SG Cares)和义工招募平台Giving.sg的数据及资料,以便加强社会互助精神。

议员潘丽萍(惹兰勿刹集选区)则关注有些适应力不强、弱势或缺乏技能的国人,会受科技发展带来的改变影响。她建议政府在未来经济委员会里成立一个特别工作小组,特别为弱势、低技能群体寻求工作机会,好让他们不落人后,不要沦为依靠社会福利援助过活的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