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长:调高消费税仍不够应付开支

财政部长王瑞杰说,政府不能轻易修改条例动用更多国家储备,这是缺乏纪律和不明智的做法。

消费税调高两个百分点,其实不足以应付我国未来在经济与社会建设等领域的庞大开支需求。但政府不能轻易修改条例,动用更多国家储备,这是缺乏纪律和不明智的做法。

财政部长王瑞杰昨天总结国会对新财政年政府财政政策的辩论时说,未来局势充满不确定性,政府的开支可能远超预期,因此有必要未雨绸缪,确保国家有足够收入,应付未来开支需要。

共有54名议员和部长参加过去两天的辩论,针对扩大政府收入来源、应对老龄化社会需要、社会流动性、促进经济增长等课题提出意见和建议。

王瑞杰在一个半小时里逐一回应,其中花了不少时间进一步阐明政府为应付日益增加的开支所采取的长短期方案,以及谨慎使用国家储备的重要性。

针对朝野议员都关注的调高消费税宣布,他说,消费税增加两个百分点,预计能为我国带来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0.7%的收入。但这仍无法全面抵消我国下来在医疗保健、反恐安保、幼儿教育等方面的开支。

王瑞杰说:“消费税调高两个百分点,其实无法完全应付开销,只是把财政缺口缩小到较能应付的范围。因此,在采取其他措施应付开支的同时,与其期望开支减少,在适当的时候调高消费税才是谨慎和负责任的做法。”

他也透露,向进口服务征收消费税,每年预计能为我国带来约9000万元的额外收入。

在回应工人党议员毕丹星关于把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Net Investment Returns Contributions,简称NIRC)的使用顶限,从50%上调到60%的提议时,王瑞杰说,我国宪法对储备金的保护,旨在确保不会动用国家储备来资助现有经常性开支。

他说,放宽现有条例来动用更多国家储备,比提高征税相对容易,“但这是否是正确做法?肯定不是。”

他跟着说,如果政府在需要增加收入来源时,首先想到的就是修改保护储备金的条例,不仅是缺乏纪律和不明智的,也会改变新加坡一直秉持的谨慎开支行为,从一个积累财富,为建设美好未来做充分准备,转而成只顾及当下生活,让未来世代面对自身问题的社会。

王瑞杰强调:“我们绝不能陷于这种诱惑,削弱了战略性的国家资产。”

他也强调,我国面对的最主要挑战是经济转型。这是取得增长和可持续财政收入的最佳途径,也是迫切的任务。

他呼吁企业、商团和商会、工运组织和政府机构等利益相关者,全面推进产业转型蓝图,达成经济转型目标。

在财长总结辩论后,工人党议员林瑞莲和毕丹星又就宣布调高消费税的时机与王瑞杰展开争论。王瑞杰回应时要求工人党对新财政政策表明立场,更罕有地要求国会对财政政策做记名投票。

国会昨天以89人赞成通过了新财年预算案,工人党八人都投反对票。

工人党之后发文告表示,该党议员没投票支持,唯一原因是不赞同政府在此时宣布消费税将在2021年至2025年期间上调至9%。文告说,工人党虽然支持新财年的财政策略和措施,但调高消费税只是个宣布,并非新预算案措施,在目前有关信息还不明朗的情况下不能支持这宣布。

国会拨款委员会昨天开始辩论各部门的开支预算,首先是总理公署和外交部。今天是国防部、内政部和律政部。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