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观察】迫在眉睫的转折点

2018年是“新加坡气候行动年”,而我国新年伊始所遭遇的低温天气和突发性淹水,使得气候变化这个议题在民间引起广泛关注,也成为众议员昨天辩论环境及水源部开支预算时的重点之一。

义顺集选区议员费绍尔博士就绘述,1月底的某个下午,正在义顺开会的他,突然听见“异常响亮的雷声,伴随着倾盆大雨”。不久后,基层领袖告知他,区内有多棵大树倒下,砸坏了汽车,也阻断了道路。

费绍尔说:“事后,一名市镇理事会职员告诉我,他管理市镇30多年从未目睹过这种程度的破坏。其他居民也神色忧虑地感叹,新加坡的气候变了。”

对此,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回应时坦言,气候变化所引发的极端干旱或洪水现象,确实对我国形成挑战,尤其是在维持水供稳定方面。他举例,原本在2014年还蓄满了水的林桂水坝,因降雨量低,外加要满足新马两国的需求,水位在2016年10月一度降至20%的历史新低。

南非第二大城市开普敦近日供水告急,不得不限制用水的情况也提供了前车之鉴,提醒我国不得不投身于改善气候变化的行动中。今年担任亚细安轮值主席国的新加坡,就有意利用这机会为气候行动招募支持者,在7月10日召开“亚细安气候行动特别部长会议”。

尽管前路漫漫,但马善高引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前执行秘书菲格雷斯的话说,“幸运的是,新加坡已意识到这个迫在眉睫的转折点”,并在国内采取具体政策应对。

所谓“转折点”,指的并非具体的时间点,而是局面在发生质变以前,某种一触即发的临界点。我国因为提早意识到情势的转变,才能够抓紧先机,在本区域推动气候行动。

在经济发展上,我国也面临转折点。颠覆性科技将左右未来经济的发展方向,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博士昨天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该部门开支预算时,就开宗明义地说,“数码转型是当今企业面对的最重要课题”。

微软公司近日一项针对亚太区的研究甚至预测,到了2021年,数码经济将为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创造额外100亿美元的收益。

而在政治上,无可否认的是,我国领导层也处在新旧交替之际。下一代领导班子须在接棒之前,树立自身威严与诚信,这或许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国会议事厅自开年以来,朝野之间日益尖锐交锋。

短短三个月里,国会领袖傅海燕已两度在国会上发表声明,要求工人党议员收回对政府的指控,并向国会道歉。

昨天,矛头是指向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她上周四(1日)参与政府财政预算案辩论时,质疑政府去年底提出调高消费税只是在“抛出探测风向的气球”,即试探水温。

但这番言论随即遭到财政部长王瑞杰的驳斥,指出政府曾多次在不同场合提及增税的必要,而林瑞莲即使享有国会特权,也不能做出没有根据的指控。

显然,政府不能在增税这一课题上显得立场摇摆不定或被视为是随民意起舞,尤其是考虑到消费税可能会在下届政府任期内调高,第四代领导班子更必须对此站稳立场。

此次针对林瑞莲的探测风向球之说“开炮”的政治职务者中,除了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之外,王瑞杰、英兰妮和傅海燕,都属于第四代领导团队的核心成员。

或许,考虑到政府下来为应对人口老龄化和反恐等方面需要庞大开支,难免得调高消费税来增加财源,执政党政府选择在此时宣布日后调高消费税,既能磨炼新领导班子的政治沟通与应对能力,也能为日后增税铺好路,促成更稳定的交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