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总理:能否与亚细安合作 要看欧盟国家能否达共识

亚细安与欧盟能在战略课题上取得多大的合作,取决于欧盟国家在这些课题上能否达成共识。

我国今年担任亚细安轮值主席国的同时,8月份将卸下亚细安—中国对话伙伴关系协调国的角色,转而担任亚细安—欧盟对话伙伴关系协调国。李显龙总理昨天出席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50周年纪念讲座,在对话会上回答有关亚细安和欧盟之间的合作展望时,提出上述观点。

李总理说,贸易和互联互通这两个领域的利益“既有形又可量算”,在这方面的合作非常重要。其他不断扩大的合作领域包括学术和安保领域。

但要在这些领域以外加强合作,李总理认为,“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欧盟如何看待自己不单在欧洲,而是在欧洲以外、乃至全球其他地区里,在安全和战略课题上扮演的角色”。

欧盟国家必须就欧盟的共同立场,及如何表达和捍卫这个立场取得共识。

作为关系协调国,我国希望促进亚细安和欧盟的合作。李总理强调,区域组织之间的合作,必须在“一致和紧密”的规则范围内进行。

“这当中必有权衡,因为组织越大,要维持一致性和紧密性的挑战就越大。”

巡回大使、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特别顾问许通美教授主持对话会时也请李总理点评亚细安与主要对话伙伴的关系。李总理在谈到欧盟时说,欧盟无论在市场规模或经济精密度上不亚于美国,亚细安希望与欧盟加强经济合作;但在对外事务上,欧盟尚未发展出能“让一个外交高级人员代表整个欧盟发言”的政治身份和一致性。

欧盟和亚细安预计在2030年并列世界第三和第四大经济体,双方也正就欧盟—亚细安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李总理过后就双方的贸易合作做进一步引申时强调,自由贸易不纯粹只关乎签署自贸协定。“这关系到我们是否要一起维护全球多边贸易体系,坚定信念,声明这是我们在这个世界里最佳的合作方式,因为我们相互依存,需要全球分工,需要这样的贸易和交换。我们是因为这样而共荣,并取得世界和平。这点上,欧盟和新加坡观点相同。”

一些亚细安国家在地理位置和战略观点上比较向中国靠拢,有的则采取比较多向性的做法,使亚细安内出现不同程度的态度……我们现在得在亚细安内应付这个现象,而不是一群国家在小圈子内对话,另一群则在亚细安之外。10国共同在亚细安内处理问题,但对话过程是困难重重比较好,还是我们维持原来的五个国家,更容易达成共识?我想总的来说,10国在一起总好过只有五个成员国。至于是否加入更多成员,这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们必须谨慎衡量利弊,但从长远来看,当时扩大至10个成员是正确的决定。

——李总理谈大国拉锯中的亚细安

我认为这不大可能。在亚细安内,我们是达成一致共识才作出决定……这意味着成员国不会陷入被组织条例迫使它同意某个决定的情况。这是亚细安赖以生存的价值观。

——李总理回应亚细安会不会也出现类似“脱欧”现象

(一带一路)可带来许多契机……从战略角度来看也是有意义的。中国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国际体系如何容纳这股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你不能一厢情愿中国的影响力不会提高,因此决定保持现状。现实是中国影响力不断扩大,你要怎么去容纳它?一带一路正是一个以建设性、和平与双赢方式接纳它的方式之一。一带一路也有它的风险。对中国来说,若投资不成功,可能使朋友之间陷入纠纷。双方都必须谨慎前行,不仅了解经济利益,也要把政治敏感性和战略性把握好。

——李总理谈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契机与风险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