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几乎自给自足 本地皮肤捐赠者三年内倍增至52人

新加坡中央医院在2015年至2017年间共获52名本地捐赠者皮肤。我国的人体器官移植法令并不涵盖皮肤捐赠,公众必须主动加入医药(治疗、教育及研究)法令的捐赠计划,才能选择在过世后捐出皮肤。

新加坡中央医院皮肤库近年来获得的本地捐赠皮肤倍增,2015年至2017年间共获52名本地捐赠者皮肤,大大减少了对外国皮肤捐赠的依赖,去年几乎达到自给自足。

相比之下,在2012年至2014年的三年间,皮肤库只获15名本地捐赠者皮肤。

我国的人体器官移植法令(HOTA)并不涵盖皮肤捐赠,公众必须主动加入医药(治疗、教育及研究)法令(MTERA)的捐赠计划,才能选择在过世后捐出皮肤。死者直系家属也能在亲人去世后,替他们决定是否要捐出皮肤。

中央医院整形手术顾问医生郑希捷助理教授告诉《联合早报》,在2014年以前,本地植皮手术使用的捐赠皮肤,只有两三成来自本地,其余则从美国和欧洲的皮肤库购买。然而,随着本地捐赠皮肤逐渐增加,去年使用的捐赠皮肤已有约90%来自本地,几乎自给自足。

他说,这有可能是因为捐赠皮肤的年龄顶限在2014年从75岁提高至90岁,公众也对自愿捐赠器官有更高意识。尽管如此,郑希捷强调:“恐怖袭击威胁日益严峻,我们必须继续扩大本地捐赠皮肤的供应。我们不希望在大规模伤亡事件中,出现不够捐赠皮肤的情况。”

除了生前已加入MTERA愿意捐出皮肤的人,组织移植协调员每年也会到各家医院与约70名死者的家属谈话,说服他们捐赠亲人的皮肤。然而,最终成功捐赠皮肤的少过30%。

郑希捷解释:“除了家属不同意,皮肤库也有严格的筛选要求,以确保皮肤适于移植给烧伤病患,所以有不少皮肤不符合条件。”

中央医院是本地唯一拥有烧伤部门的医院,院内的皮肤库是亚太区域首个达到美国组织库协会标准的皮肤库。中央医院每年会为约200名烧伤病患治疗,其中8%因严重烧伤而需要植皮。

捐赠皮肤不会“只剩骨肉”

郑希捷解释,捐赠的皮肤是很重要的自然“贴布”,植皮后能盖住严重烧伤的伤口避免细菌感染或脱水,同时让伤口自行复原。由于捐赠的皮肤约两周后会自然剥落,病人可能得进行多次植皮手术,因而得使用超过一名捐赠者的皮肤,因此皮肤捐赠至关重要。

然而,不少公众却误以为移植皮肤只为美观,不知捐赠皮肤其实能救命。也有公众担心捐出皮肤后全身只剩骨和肉,所以不愿捐出皮肤。

对此,郑希捷澄清,只有约四张纸厚的皮肤会被割除,捐赠者85%的皮肤厚度仍保留在身。他们一般上会从捐赠者的背部和腿部切割皮肤,约等于30%至40%的身体面积,不会影响遗容;死者家属也能选择捐出皮肤的部位。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本地皮肤捐赠者三年内倍增至52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