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循财:延长组屋屋契须谨慎衡量后果取舍

黄循财说,政府不只得向已拥有房子的这一代人交代,也得向下一代人有所交代。说到底,我们得确保每一代人都能在新加坡负担得起优质的住屋。

政府若自动延长高龄组屋的年契,将须做出一些取舍,后代国人将为此付出代价。

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昨天在国会里参与政府施政方针辩论时,谈到高龄组屋年契归零的问题,并提出上述立场。

黄循财指出,政府一开始就表明组屋的年契为99年,足以让两代人居住。他透露,目前屋龄最高的组屋大约是50年,其余组屋大多还有超过60年的屋契,因此问题并不迫切。然而一些人已呼吁政府自动延长屋契,或是要求私人发展商填补组屋年契。

他说:“若要我现在就提供一个政治上可迅速解决问题的办法,从而把问题搁置到一旁,是很容易做到的,但我们要考虑到其中的严重代价和后果。比方说延长屋契,这听起来很容易,实际上不是那么直接就能办到的。”

“首先,我们不能假设每个人都希望这么做。像我们管理过市镇理事会的人都知道,越老的组屋越需要维修。若房子已超过99年,能想象它需要多少维修,这对居民将造成多大的费用负担?”

此外,尽管政府努力进行城市规划,黄循财指出人们依然得面对国土有限的现实。政府有必要慎重考虑多方因素,仔细研究问题,做出负责任决定。

旧组屋仍有价 可套现来养老

他说:“如果我们没有更多土地可再循环使用,供建设未来的公共住屋,那我们的子子孙孙该怎么办?他们以后能如何享有获津贴的房屋?……政府不只得向已拥有房子的这一代人交代,也得向下一代人——那些还不能投票、还未出生,但其生活和未来依靠我们作出正确决定的子子孙孙,有所交代。说到底,我们得确保每一代人都能在新加坡负担得起优质的住屋。”

市场近期传出政府有可能停止让人们用公积金存款买房的揣测。黄循财昨天郑重澄清,政府不会这么做,传闻是始于一篇错误引述专家看法的媒体报道。

也有许多人关注屋契越短,对组屋价格所造成的影响。黄循财表示,旧组屋依然有价值,套现后可用来养老。

他以过去一年的组屋转售数据为例指出,一个位于非成熟组屋区、所剩屋契少过60年的四房式单位,转售价大约是30万元,五房式单位的转售价则大约40万元。至于较受欢迎地区的四房式和五房式旧单位,转售价可分别超出60万元和80万元。由此可见,转售价不单取决于房子的所剩年契,其他因素如地点、楼层等也是关键。

政府国会国家发展委员会主席任梓铭昨天也在国会上,提到不少居民对99年屋契归零的担忧。他呼吁政府针对组屋作为资产的说法,更清晰地解释这资产可有多长久的价值,并建议政府修改和扩大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SERS)。

任梓铭也建议政府把屋契回购计划开放给五房式单位屋主,让这类组屋的年长屋主可将部分屋契卖回给建屋发展局,以终身获得固定入息,补贴退休所需,同时可在熟悉的环境里度过晚年。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