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求不影响双边关系 学者:我国会依双边协定条规行事

马来西亚政府单方面宣布终止新隆高铁计划的做法虽不符常规,但受访学者指出,新加坡相信会力求在不影响双边关系的前提下,解决问题。

研究新马政治的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慕斯达法(Mustafa Izzuddin)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马国政府在没有和新加坡商讨的情况下就宣布取消新隆高铁计划“很罕见(bizarre)”,不过这个决定并非完全出乎意料。

他解释,马国首相马哈迪在竞选期间,曾多次强调如果希盟执政,将检讨过去签署的国际合作项目与协议,当中包括新隆高铁计划。

“马国政府认为高铁项目所需的巨额成本超过了项目会为马国公民带来的利益。相对于一个政治决定,终止计划更多是个经济决定……在马哈迪领导的政府下,我不认为新隆高铁计划会重新启动。”

不过慕斯达法也指出,马国终止高铁项目不该被视为新马关系将回到过去外交对峙的前兆,因为新马双边关系远比一个高铁项目复杂和多面。

他认为,新加坡会站稳立场,依照双边协定的条规行事。“任何一方都不希望这事拖下去,并会快速解决问题。”

李显龙今年1月在新马领导人非正式峰会上曾指出,新加坡与马国签订的协定都具法律约束力。 “如果之后的政府有其他的想法就会依据处理,协定也会处理这些变数。新加坡会毫不迟疑,也有强烈意向实施我们所签署的协定。”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则指出,就如新马的水供协定一样,高铁项目受双边协定保护,所以只有当新加坡同意马国退出计划,整个项目才算正式取消,而协定里相信已注明任何一方如果要求退出应如何处理。

裕廊湖区发展顿成焦点

陈庆文相信,新加坡会充分伸张自己在协定下的法律权益,进行索偿。“这是为确保这种双边协定不会被轻视。”

不过他也强调, 新加坡应该会尽其所能,让马来西亚有序偿还款项,以免这对马来西亚经济造成打击,尤其是在短期内,马国须努力解决财政紧张和公共债务等问题。

原定于2026年落成的裕廊东高铁终站,本是我国第二个中央商业区裕廊湖区的重要地标之一。如今高铁计划添变数,裕廊湖区的发展也成焦点。

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李德纮博士说,新隆高铁计划如果无法落实,我国政府需重新规划裕廊湖区,“但是要找到和高铁地位相当的计划并不容易”。

他提到,在规划地铁裕廊区域线和跨岛线时,有关当局已把高铁计划考虑在内。“新隆高铁终站具有画龙点睛的作用,如果没有建成,该区发展似乎少了什么。”

然而,杰地集团执行总监麦俊荣不认为裕廊房地产市场会因此受打击。“如果裕廊区有新隆高铁,这会是件好事,但这个计划不是非有不可……新隆高铁目前并不存在,只是纸上谈兵,还没为新加坡带来任何正面利益,因此计划即使取消,相信不会对我国带来显著影响。”

麦俊荣说,政府现在应该不急于使用那些为新隆高铁建设征用的地段,而会暂时观望,待马国政局稳定下来,因有关计划未来或还会出现变化。

“即使新隆高铁再也不会重新启动,原本用于建设高铁终站的土地仍非常值钱,既靠近商业圈,也能看到裕廊湖,可用来建公寓或进行其他商业用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