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法令实施三个月来生意受冲击 按摩院业者成立协会提升行业素质

新按摩院法令实施三个月来,不少按摩业者表示生意大受打击。为此,115名业者上月联合成立“专业按摩理疗(新加坡)协会”,旨在规范和提升行业素质等,并力求建立与各政府部门的良好沟通管道。

新按摩院法令实施三个月来,业者纷纷申诉生意受冲击,为此上诉并成立协会,但受访居民认为,限制组屋区按摩院营业时间很合理。

在3月1日实施的新法令下,警方有更大权力取缔违法的按摩院,包括可在执照持有者,或任何负责人、利益相关者或控制者,因卖淫、贩卖人口等严重犯罪被控时,立即吊销按摩院执照。

为了解业者心声,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两周前与按摩业者闭门对话,承诺尽量让居民与业者达致双赢。警方过后即为申请上诉的业者提供“宽限期”,允许业者恢复新法令实施前的经营时间,直到店铺租赁合约结束为止。

不过,《联合早报》获悉当局给予“宽限期”的情况已暂缓,因有业者为获得足够“宽限期”,竟窜改店铺租赁合约,私自延长租赁期。

记者根据警方发出的文告统计,新法令实施三个月来,警方检查超过上百家按摩院,取缔超过40家违规或非法业者,将九人控上法庭,当中七人没执照经营,另两名合法业者则因允许提供卖淫活动而被控。

多数受访居民认为限制营业时间很合理

然而,不少按摩业者却感觉殃及池鱼,甚至大受打击。从事按摩和水疗行业10多年的“万年”公司负责人王登立申诉,新法令似乎“一刀切”,让对付非法和违例业者的初衷,变成所有业者都受冲击。

“我们不像非法业者用‘打游击’(Hit & Run)方式经营,他们被扫荡后就在别的地方重开,我们却得花几年时间建立信誉和名声。如今租店都要接近两万元,如果无法像之前24小时经营,基本就是亏本。”

在实龙岗花园经营保健按摩中心的陈威长(35岁)也认为,以限制经营时间的“简单”方法来实施牵制,显示“资源或能力不足”。

“如果有人决定非法经营,根本不会管有什么条例,只有不介意‘正经’生意做不好的业者,才能生存下来。”

记者在大巴窑中心随机抽样访问10名年龄介于20岁至70岁的居民,其中八人认为限制组屋区按摩院营业到晚上10时30分的做法很合理,剩余两人认为最多可延长至凌晨12时,但没必要通宵经营。

尽管如此,受访者都认为,非组屋区按摩院可通融些。李倩芊(34岁,自雇人士)说,蛮多组屋咖啡店也是晚上10时30分打烊,虽然按摩院不会太喧闹,但凌晨或通宵经营的商店不宜设在组屋区。

邓凯星(57岁,补鞋匠)则指出,有时老人家深夜风湿来袭,需马上接受保健推拿或按摩治疗,因此晚上10时30分关店有点早。

面对新法令雷厉风行落实,115名业者于5月6日联合成立“专业按摩理疗(新加坡)协会”,旨在规范和提升行业素质、自检、自律,并力求建立和各部门的良好沟通管道,以便更好地和政府合作。

协会会长黄顺涛(43岁)表示,当初业者们收到当局来函通知新法令实施后,因没有应对的经验,而萌生成立协会的想法。目前该协会的115名成员,在我国经营超过160家按摩院和水疗中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按摩院业者成立协会提升行业素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