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驾“特金”车队三天神经紧绷

同为副助理警察总监的蔡彦鑫(左)和吴依芳,分别是特朗普和金正恩的车队指挥官。(谢智扬摄)
特金会期间,会谈场地嘉佩乐酒店的保安工作由金文泰警署负责。署长佩雷拉(左)说,他们只有三个星期时间筹备所有保安部署,最大挑战是必须一步到位。(警方提供)

特金会●幕后

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前一后飞抵新加坡,从入住酒店、前往总统府、参加峰会、到乘搭飞机离新这三天,同为副助理警察总监的蔡彦鑫和吴依芳分别指挥这两组车队,对峰会的顺利举行,功不可没。

“哪还有时间开车?”

为美朝车队主持大局的两名指挥官——蔡彦鑫(41岁)和吴依芳(45岁),被记者问及是否自己开车时,有点哑然失笑、近乎同时说出这番话。

同为副助理警察总监的蔡彦鑫和吴依芳,分别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车队的指挥官。前者是策划与组织局副局长,后者是公共交通保安指挥处副司令。

从两国元首一前一后飞抵新加坡,到入住酒店、前往总统府、参加峰会、乘搭飞机离新,警察部队和跨部门组成的两组车队,三天里的忙碌不在话下。

这两名英姿飒爽的女中豪杰所率领的车队,对峰会的顺利举行,显然功不可没。

特金出行时,她们都坐在主车队的第二辆汽车里,忙着与外交部、交警和警察部队等伙伴们联系,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确保一切无误。

睡前放五个闹钟防误点

40分钟的访问中,两人畅谈三天里的点点滴滴和感受,还有车队组合。

言谈举止间,流露出她们严守纪律的风范,更张显精明强干的能力。

特金会确定在本地举行时,距离峰会仅仅两周。如何在短时间内组织车队,与国内外的伙伴协调,成了两人的最大挑战。

蔡彦鑫说:“这是历史性峰会,我们致力于让它切实可行:准时,到点。我怕误时,那几天睡觉前,还放了五个闹钟。”

那三天里,蔡彦鑫与美国安全部不断保持密切联系,确定不会出状况。

她指出,车队的任何行动,都在两个小时内策划好,但因为存着许多不定因素,所以向车队汇报时,她不时提醒团队随时“待命”,一有临时调动,才能安然应对。

吴依芳这边厢,因为多了一层语言障碍,大小事都得请朝鲜语的通译员,传达各种指示,也因此需多一倍的工作时间。

她向各个部门汇报出行该注意的细节时,也须召集载送朝方工作人员的私家车司机,要求他们配合,融入整个车队。

据了解,朝方这次带了两部加强防弹车前来。

狭窄路段随时调整车速

看到防弹车,吴依芳说:“我最担心的是,它们车身这么长,在进入较狭窄的路段时,要如何操控车子?”

所以出行时,两名指挥官得视情况而定,随时调整车速。

吴依芳说,车队有不同组合,基本上可以独立运作,协助对抗任何袭击。

每次出行,她们和车队的伙伴们,全程高度戒备,务必确保两名峰会主角安全抵达会场。

峰会当天,车队从香格里拉大酒店和瑞吉酒店,到圣淘沙嘉佩乐酒店,路程仅约20分钟,但在车队里的两人,感觉时间长,不像20分钟。

蔡彦鑫说,当时也不是紧张,而是觉得很有压力,因为是在执行任务。

蔡彦鑫和吴依芳都单身,分别服务了18年和24年。

双双被点中肩负重任,有何感想?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这是整个车队的荣誉,也为警察部队感到自豪。

“峰会期间,许多同僚顶着大太阳工作。经过他们时,大家都竖起大拇指,鼓励彼此努力前进。”

蔡彦鑫说,她第一次看到美国总统专车“野兽”时,只想到如何让总统进入车里,送他平安抵达目的地,“根本没时间好好欣赏”。

她坦言,特朗普离新那一刻,排起车队阵容拍集体照。

忙了三天三夜,等金正恩上了飞机后,吴依芳当下觉察自己累了,蔡彦鑫则是送别特朗普回家后,赫然发现双腿疲惫不堪。

嘉佩乐酒店严密安保

必须短时间内到位

从公布承办国到举行峰会,新加坡在短短一个月内筹办了历史性的特金会。会谈举办场地圣淘沙嘉佩乐酒店是保安重镇,负责酒店保安的金文泰警署署长佩雷拉认为,最大的挑战莫过于筹备时间“太短了”。

佩雷拉助理警察总监在特金会结束隔天,在嘉佩乐酒店接受媒体访问。

会谈前一个星期,他和一些警员每天在酒店待上至少16个小时,分秒必争力求保安滴水不漏。

他透露,确定特金会在新加坡举行后,当时有传香格里拉大酒店、总统府都可能是会谈场地。由于无法等到确切场地公布后才开始准备,所以他们在峰会前三个星期就在一些可能的地点进行部署。

即便过程中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度宣布取消美朝峰会,但佩雷拉说:“我们都假设峰会如期举行,筹备工作照旧。”

他说,碰上这种大型活动,主办方有时甚至会有长达几年时间筹备。 “不过这次我们的时间表全被压缩,只有几个星期搞定一切。我们必须一步到位,这是最大的挑战。”

酒店范围14公顷
保安工作挑战大

之前有保安专家指嘉佩乐酒店没有承办大型活动的经验,保安规划不如香格里拉大酒店。

就此佩雷拉认为,嘉佩乐酒店位置幽僻,在人流控管上其实较容易。不过酒店范围达14公顷(约等于13个足球场),加上有些部分没有围栏,四周丛林围绕,这些都对保安带来挑战。

他透露,他们采用科技辅助,如安装热成像摄像机揪出躲在丛林里的人。同时他们也得确保采纳的措施具成本效益,因为是按照两天的行程来策划,在衡量效益后才决定部署科技或是由警员驻守。

除了环境因素,国家间的协调也增加了任务的复杂性。

金文泰警署行动主任许永枫警监补充,会谈举行前一周,他们的团队每天早上就到酒店去,经常开会至午夜。大家常常一天只睡四个小时。

提到首次跟朝鲜团队合作,佩雷拉坦言,由于语言不通,他们特地从警队中找来一名会说韩语的战备警员充当翻译。

他的观察是,朝方偏好“数大”,金正恩所到之处都有三四十名保安人员围着。而美国安排海外访问的经验丰富,所以做起事来井然有序。

四波防线

万无一失

美朝的车队,各有约60辆车,包括20辆电单车。

不说不知,原来车队里,各有“四波”(four waves)。

第一波:先遣部队
(advance team)

包括国家环境局、国家公园局、陆路交通管理局和警察部队等成员。

前方有树枝掉落,他们必须负责清理、捡起;马路上有漏油事件,也是他们的责任;如有民众突然冲出来,他们也得妥善回应。

总之,先遣部队须预先采取行动,确保马路通行无阻。

第二波:通关部队
(clearance team)

由警察部队组成,任务只有一个:确定道路毫无障碍。

第三波:先遣交警
(advance TP Riders)

做最后的检查,如发生突发性状况,包括大树倒下,阻碍了交通,就得迅速协助“清道”,开设第二条走道。

第四波:主车队
(main convoy)

第一辆是交警的电单车,称为“领航员”(pilot rider)。

指挥车队的蔡彦鑫和吴依芳,就坐在主车队的第二辆汽车里。

最后一辆交警电单车最重要,因为负责解除封路的禁令。

集合以上四波的车队,一路平安抵达目的地后,护驾工作才算告个段落。全体工作人员稍微松了口气,随即得筹备回程。

车队无波无浪,完美卸下重任,也为新加坡赢得美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特金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