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KF与医院合作鼓励病患选择“洗水”

NKF执行理事长黄振令说,为了鼓励人们选择腹膜透析,NKF计划把“洗水”病患带到医院里,与尚未决定要“洗水”或要进行血液透析(俗称“洗血”)的病患接触,向他们解释“洗水”的过程、便利和益处。

全国肾脏基金会与数家医院合作,让肾衰竭病患向“洗水”病患了解这个洗肾方式带来的便利和益处,借此鼓励更多人选择“洗水”。

此外,为了鼓励更多人捐出一颗肾脏给至亲,让病患摆脱终身洗肾的命运,全国肾脏基金会(NKF)也在探讨扩大肾脏活体捐献者援助计划的援助范围。

前年仅21%患者 首次洗肾选择“洗水”

NKF执行理事长黄振令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被问到卫生部和NKF近年来积极鼓励病患选择腹膜透析(俗称“洗水”)但成效却不大,下来有何对策。在首次洗肾者中,选择腹膜透析的比率在2012年仅15%,前年才增至21%。

黄振令说,为了加大力度鼓励人们选择腹膜透析,NKF正与三家医院合作,把“洗水”病患带到医院里,与尚未决定要“洗水”或要进行血液透析(俗称“洗血”)的病患接触,给他们解释“洗水”的过程、便利和益处。

他透露,卫生部也大力支持这个做法,而他本身希望这日后能成为标准程序。

“选择血液透析意味着你得定时去洗肾中心,这将左右你的日常生活规划,这是不是你能接受的?病患想要怎样的生活方式,有没有信心在家自行洗肾,都会左右他们会否选择腹膜透析。NKF能做的就是提高人们对腹膜透析的认识。”

腹膜透析分两类:“连续性透析”每隔约四小时“洗水”一次,过程仅约30分钟;“自动透析”则用自动透析器“洗水”,过程约10小时,病患可利用睡眠时间进行。

血液透析则通过净化血液把有害物质排出体外,但患者须平均每周三天到洗肾中心洗肾,每次约四小时。

已经开始“洗血”的病患仍可选择改为“洗水”。另外,病患若先“洗水”,之后才“洗血”,也可延长他们靠机器维持身体功能的年数。“洗水”者感染血液传播疾病的风险也较低。

拟扩大与加强 肾脏活体捐献者援助计划

黄振令强调,肾衰竭病患的第一个理想医疗选择还是移植肾脏。“我当然知道这对捐肾者来说是一个重大的决定,得考虑很多,但我也吁请家属考虑这为病患带来的实质好处。”

NKF在2009年宣布投入1000万元到新的肾脏活体捐献者援助计划,但计划近10年来只拨出不到100万元给39名捐肾者,资助他们每年复诊和体检的医药费,津贴他们的终身健保保费,以及津贴他们因为得动捐肾手术和住院而损失的收入等。

黄振令说:“NKF正在考虑是否要扩大援助项目,包括资助潜在捐肾者进行检查,确定他们是否适合捐肾的相关医药费,毕竟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去做这方面的医药检查。”

NKF也正与两家医院合作,由医院团队为NKF护士提供培训,让护士能更好地向病患,尤其是较年轻病患提倡肾脏移植。

在血液透析方面,NKF正在考虑展开试验计划,在洗肾中心里训练病患自行插针,让他们具备在家“洗血”的能力,不必到洗肾中心去。

黄振令说,以往选择在家用机器洗肾的人都是富裕人家,但随着洗肾机的价格越来越低,下来未必只有富裕的人才能购买洗肾机。

“其实NKF多年前是让病患自己插针的,但过后因为病患人数越来越多,培训速度跟不上而没有继续这么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