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申请庭令获准 禁亡父男密友碰遗产

谢青山于2015年起诉友人杨伟宝,指杨伟宝拿走他至少119万元的存款,以及分权拥有的公寓权益。不料官司未审,谢青山就过世,杨伟宝也擅自把公寓约65%权益转让女儿。谢青山独生女获得庭令,官司期间杨伟宝不得挪走父亲遗产。

工程师生前与小14岁的男性密友反目,指后者拿走他至少119万元存款及部分公寓权益。无奈官司未审,工程师就过世,他的女儿如今申请庭令,阻止男性密友在遗产官司未审结前,挪走父亲的任何资产,获得法庭批准。

《联合早报》日前报道,当时75岁的谢青山于2015年,入禀高庭起诉也是工程师的杨伟宝,指杨伟宝不只影响他,而且违背信任和受托责任,拿走他至少119万元的存款,以及分权拥有的公寓权益。

已婚的谢青山生前是公用事业局高级工程师,他在工作上与杨伟宝结识,两人认识至少10多年。

患有中度失智症和抑郁症的谢青山在2016年3月逝世,享年76岁。其独生女和弟弟接着与现年64岁的杨伟宝展开遗产官司,案件仍在审理当中。

根据高庭法官符晓平本周发表的判词,去年6月,谢青山的女儿谢姿明搜索地契时发现,尽管遗产官司未有定论,即119万元存款及公寓权益属于谁未有定夺,杨伟宝擅自把公寓约65%权益,以94万2500元的价格转让给自己的女儿。

谢姿明也发现,杨伟宝的妻女同一天把公寓抵押给银行。该公寓位于客纳街(Club Street),名为翠玉园(Emerald Garden),杨妻拥有约35%权益。

谢姿明因此向法院申请介入处理和保护父亲的遗产,同时要求法庭发布禁制令,阻止杨伟宝转移可能属于父亲遗产的资产。高庭法官批准谢姿明的申请,杨伟宝已对这项裁决提出上诉。

根据过去报道,1999年至2012年,谢青山患前列腺癌,割除前列腺导后尿失禁。患癌后的谢青山变得孤僻,只告诉杨伟宝和另一友人病情。

2010年7月,谢青山被送入心理卫生学院,出院后住在杨伟宝位于裕廊东的公寓式组屋,直至2012年6月搬离。

谢青山生前在诉讼书中称,与杨伟宝同住时受后者操控和影响,包括贷款给杨伟宝从事女佣代理生意,让杨伟宝保管或投资资产或现金。

指受被告诱导立遗嘱 把大部分家当留给被告

他也指杨伟宝诱导他立遗嘱,把大部分家当留给杨伟宝,以及制定持久授权书,让杨伟宝成为被授权人等。谢青山搬离杨伟宝的家后另立遗嘱。

此外,谢青山在2006年买下杨伟宝公寓的35%权益,帮杨伟宝缴清公寓贷款。2012年2月,杨伟宝游说谢青山把公寓权益卖回给他,但谢青山卖出权益后所得的款项,很快地又从银行转回给杨伟宝。

根据谢青山的女儿与弟弟的说法,谢青山于2015年12月立的遗嘱有效,2012年2月与杨伟宝同住期间立的遗嘱无效。这起遗嘱官司未有定夺。(人名译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