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署打造“无守卫”监狱 影像分析系统可侦测囚犯肢体冲突

使用“电眼刷脸”点名、通过影像侦测到囚犯之间发生肢体冲突时启动警报,新加坡监狱署采用新科技辅助工作,迈向“无守卫监狱”的愿景,让监狱官能腾出更多时间,协助囚犯改造和重返社会。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去年4月在监狱署和新加坡复员技训企业管理局(SCORE)的工作研讨会上致辞时说,采用科技意味着监狱官无须时刻亲自看守囚犯,借助科技“自我监督”并不影响整体保安。

监狱署前年9月已提升监狱个案管理系统,改善狱所的工作流程及信息管理的效率。升级后的系统可自动生成分析报表,减轻行政工作负担。

本地媒体昨午在监狱署的安排下参观樟宜女子监狱。带领记者团的陈启源狱署长(45岁,转型发展计划及科技处科技办事处高级助理主任)透露,今年起,监狱署在樟宜监狱试用多三项新科技,以进一步迈向“无守卫监狱”(Prisons Without Guards)的愿景。

目前在男子监狱试用的科技是代号“头像”(Avatar)的人类行为侦测系统, 监狱官无须盯着监视荧幕 ,就可通过影像分析侦测牢房,如果囚犯打架闹事会启动警报,通知监狱官牢房出现异状。

另外两项在女子监狱试用的新科技,是自动确认囚犯人数系统,通过脸部识别技术,以“电眼刷脸”点名,确认牢房的囚犯人数。二是智能售卖机 (iLIDS),让囚犯以无现金支付方式,用狱中打工赚来的薪水购买日用品。

“电眼刷脸”点名不必两分钟

陈启源受访时说,这三项试用中的新技术,已大大提高效率。

他举自动确认囚犯人数系统为例说:“过去的做法是监狱官以四人一组,巡视一间间牢房,确认囚犯人数。每组监狱官负责点算约300人,整个过程约20分钟。”

自动化系统的“电眼刷脸”点名,则耗时不到两分钟。

采访过程中,监狱官通过广播系统,指示囚犯注视牢房里的电眼。不到两分钟后,监狱官通过广播系统通知囚犯,可继续进行手上的活动。

陈启源说:“当科技可以代替人力完成繁琐的工作,不只能够舒缓人力短缺的压力,也能让监狱官们腾出时间,去做更复杂的工作。”

第二狱署长蔡晓萍(41岁)进一步说明,在女子监狱试用这两项新技术期间,监狱官们有多一些时间同囚犯交流。“这对协助囚犯们改造,是有很大帮助的。”

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孙雪玲昨天也到现场走访,她受访时说:“监狱署实施无警卫监狱概念,并不是说我们的监狱没有警卫,而是利用更好的新科技来进行囚犯改造,增加他们与社会和家庭的联系,让他们在适当时候可以更容易地重返社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