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访学者:新加坡同意重启水价谈判可能性低

虽然不能排除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日后正式提出谈判要求,但学者认为新加坡同意重新谈判水供协定细节的可能性很低。

三名受访的新马学者皆认为重启水供谈判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发生,因为马哈迪还有许多国内事务急需解决。研究新马政治的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慕斯达法(Mustafa Izzuddin)就以“麦克风外交”形容马哈迪重启水供谈判的喊话。

慕斯达法说:“马哈迪是要从这个课题中捞取政治资本,争取国内马来西亚人对他的支持,包括那些在大选中投给巫统的选民。他也在尝试削弱前任首相纳吉显著改善新马关系的政绩。”

虽然马来西亚政府在1987年放弃了检讨水供协定条款的权利,可是马哈迪在1981年至2003年执政期间,依然多次以新马水供课题为箭靶。

在他的提议下,新加坡最终于1998年底同意把长期水供课题当成双边课题配套的一部分与马国进行谈判。可是三年多的协商最终因马国不断调高生水要价而不了了之。

根据国际法,1962年水供协定依然有效。不过马来西亚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国际事务高级顾问胡逸山指出,在经营双边关系时,不能只是依法行事。他指水供协定犹如马哈迪“肉中刺”,如果马哈迪执意要谈,新加坡却不理会,对两国关系发展未必是好事。

可是慕斯达法和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则指出,一贯坚守立场、严格遵循和履行协定内容的新加坡不太可能同意重新谈判。

慕斯达法表示,协定符合国际法。“如果新加坡坚持遵守现有协定,马来西亚也无计可施。切断新加坡的水供有违联合国授予、汲取水资源的权利。”

陈庆文也说,尽管我国在20年前曾答应就水供展开讨论,但时隔20年,局势已不同。我国虽不可能于近期实现水供自给自足,但比起十多二十年前,我国答应再次商讨水供协定的压力已减轻不少。

“当然,两个非常密切的国家,在交涉时还是得考虑‘互让与妥协’的精神。但与此同时,我国一直把水视为牵涉国家安全的议题,应该不太愿意把水供和其他议题‘打包’起来一起商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