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ike用户向消协投诉无法取回押金

共享脚踏车业者oBike宣布在本地停业,让许多用户担心无法取回押金。新加坡消费者协会今年至今已接获27个有关oBike的投诉,大多与该公司未按时退还押金有关。

吁用户向消协求助

消费者协会(CASE)受询时也说,消协会跟进有关oBike退还押金的事宜,并呼吁用户若无法与该公司解决纠纷,应联络消协求助。

消协也说,以信用卡向oBike付押金的用户,可考虑在付款后的120天内尽快向信用卡公司索求退款(chargeback claim)。

《联合早报》上周报道,超过70名用户在oBike面簿上以及向消协申诉,要求退还押金后等了三四个月仍未收到退款,远超出oBike承诺的30个工作日期限,网上也有上百人签署请愿书要求退款。

也被指拖欠澳洲用户押金退款

除了在本地,oBike也被指拖欠澳大利亚用户的押金退款,而既墨尔本之后,新加坡是该公司停业的第二个市场。

oBike目前在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香港等七个亚太地区,以及欧洲12个国家,都有提供共享脚踏车服务。

随着oBike宣布从昨天(6月25日)起在本地结束业务,许多用户更是担心今后无法取回多达49元的押金。一些用户也表示,因此对共享脚踏车服务失去信心。

oBike用户郑振豪(25岁,学生)约两个月前便尝试向oBike要求退还押金,但一直都不成功。“现在oBike宣布停业,我觉得取回押金的机会更渺茫。我以后会对要支付押金的共享脚踏车业者存有戒心,可能会因此不再使用它们的服务。”

每个星期使用两三次共享脚踏车的杨凯文(28岁,摄影师)告诉记者,他昨天听到oBike结业的消息后,便想用oBike的手机应用要求退还押金,但应用已没有这个选项。他于是发电邮给oBike,希望对方能退款。

“oBike突然宣布结业也不向用户交代是否能退款很不负责任……我和一些朋友还开玩笑说,如果oBike不还钱,我们是不是可以随便领走路上一辆oBike脚踏车当做补偿。”

另一方面,受访学者指出,政府规定“无车桩”共享脚踏车业者须申请执照,本就旨在淘汰无法有效经营车队的业者,因此有业者选择退出市场是预料中事。

新跃社科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认为,共享脚踏车业者数量减少对本地市场“是好事”,有助改善用户胡乱停车的问题。

“业者数量的减少应该不会造成市场因竞争减弱而使用费提高的现象,用户应比较关注的是执照条例生效后,业者须根据规定确保用户不能随意停放脚踏车,那他们将来要取车和停车不如现在方便了。”

特斯拉也说,政府虽然可考虑缩紧执照条例,以确保共享脚踏车业者在结束业务时能退还所有押金,但这可能会进一步导致更多业者不愿在本地营业。

骑车安全小组(Safe Cycling Task Force)主席林树发受访时则说,政府落实执照框架可能会形成最终只剩一两家大规模业者在本地提供共享脚踏车服务的局面。

“虽然这可能会影响人们多骑脚踏车的习惯,但我相信政府仍是能通过其他方案,继续鼓励国人减少用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