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学术咨询团:现有大学排名过于“一刀切” 我国可探讨通过全面框架 针对性评估各大学成果

本地六所公立大学有各自的教育使命,单靠国际大学排名来评估大学的表现太“单一化”。国际学术咨询团建议,我国可探讨如何通过更全面的评估框架,针对性地反映各大学的成果。

教育部长王乙康昨天(6月29日)在国际学术咨询团(International Academic Advisory Panel,简称IAAP)第11届会议结束后,向媒体总结会议的重点。教育部于1997年设立国际学术咨询团,由各国教育和企业代表组成的咨询团一般每两三年召开会议,协助我国制定大专教育的发展方向。

他指出,咨询团认为现有的国际大学排名是相当“一刀切”的方式,不太适用于个别大学所要达致的目标。

“我们同意应采取更全面的方式。新加坡有六所大学,每所有各自的重点,在社会与经济方面有着不同使命。我们或许应有不同的评估方式和指标来衡量个别大学的成果。”

他认为,新的评估指标应反映大学教育的价值,大学在终身学习以及研究方面的成果。

“研究成果不仅在于制造多少刊物和专利,而是研究所达到的效应,是否能改善生活,催生更多企业并制造工作。我们必须更全面地看待大学扮演的角色,而不是仅靠一个排名。”

教育界较常参照的大学排行榜包括《泰晤士报高等教育特辑》和咨询公司QS推出的。采用的评估指标包括大学收益、研究索引数量、国际学生和教员比率、雇主评价等。

大学文凭的价值、终身学习以及有影响力的研究是本届会议的讨论重点。本地大学设立中心并推出面向企业需求的单元课,这些推动终身学习的举措也获得咨询团的肯定。咨询团表示新加坡可在发展终身学习方面扮演引领角色,并建议制定一个框架来评估各类终身学习课程的素质。

在创造具影响力的研究方面,咨询团认为大学可加强与业界的协作,这包括合力开展研究、让教职员到业界参与企业项目等。

出席会议的新加坡管理大学教务长兼常务副校长江莉莉教授受访时也赞同,各大学有不同的角色与目标,应有不同方式来衡量大学表现。

针对大学教育的方向,她认为大学的学习已扩大至学术以外的软技能,包括如何与人沟通、在跨文化环境工作的能力等。“但大学的成绩单并没有反映学生在那些方面的能力,新大因此计划未来推出一张更全面的成绩单,反映平均分以外的信息,让潜在雇主了解学生在其他方面的能力。”

咨询团成员之一剑桥大学校长斯蒂芬·图普教授指出,家长过于重视学校排名,以排名作为给孩子建议的参照。“但排名是集合不同因素得出的数字,这个数字可能有误导性。新加坡是小国,大学的数量有限,因此多元性很重要。每所大学扮演不同角色,排名容易把每所学府引向一个指标,让人以为只有一种大学模式是正确的,这是错误的观念。新加坡可探讨如何有更针对性的指标来评估大学。”

12人咨询团有来自美国、英国、中国、印度、加拿大等大学的代表。主席是我国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咨询团星期三起开始会议,出席的包括本地六所大学的代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大学排名
Display Title: 
我国可探讨通过全面框架 针对性评估各大学成果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