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奇已故创办人外孙 涉骚扰外遇对象丈夫惹官司

外交官郑光裕指奥奇已故创办人的外孙刘振展在群聊里对他发出侮辱性的短信,包括嘲笑他是“做戏大王”。郑光裕说:“他于别人(群聊收件人)面前贬低和侮辱我。”

奥奇百货公司已故创办人的外孙被指通过侮辱性的手机短信、照片和电话,骚扰跟他通奸女子的丈夫,结果惹上官司。

刘振展(译音,43岁,商人)面对郑光裕(39岁,公务员)的传票,指他在前年6月8日至隔年1月29日之间,发送多则侮辱性的手机短信和两张照片给郑光裕,以及在午夜时分拨电给后者,抵触了防止骚扰法令。

刘振展是本地奥奇百货公司已故创办人郑治平的外孙。财经杂志《福布斯》估计奥奇郑氏家族的身家过10亿,是本地最富裕的家族之一。

现于新加坡驻上海领事馆为商务领事的郑光裕,在昨天开始的审讯中称一名陌生女子在前年5月31日联络他,向他通风报信说她的丈夫刘振展和他的妻子林奕蕙(译音)有染,并计划把臂同游香港。

郑光裕于是聘请了私家侦探,在同年6月7日至10日在香港跟踪妻子和刘振展。他称,妻子否认和刘振展有染,并在该月下旬建议他开设手机群聊做澄清,并把两对夫妻都列为收件人。

郑光裕指刘振展却在群聊里对他发出侮辱性的短信,包括嘲笑他是“做戏大王”(wayang king)。郑光裕说:“他(刘振展)于别人(群聊收件人)面前贬低和侮辱我。”

昨天特地从中国飞回新加坡作证的郑光裕也批评刘振展语气高傲,两人都不熟,对方却用他洋名“Desmond”的简称“Des”来称呼他。

此外,他称当刘振展于短信中建议他,咨询知名的律师事务所有关通奸的定义时,他觉得对方是在侮辱他没钱没知识。

郑光裕也在去年1月收到刘振展发送的两张照片,其中一张是林奕蕙以前所拍,显示郑光裕光着上身;另一张是一个裸露上身但脸部被遮的男子。郑光裕相信脸部被遮的男子就是刘振展。郑光裕说:“他好像在说,他在体型上比我优秀,所以我的妻子选择跟他而不是我。”

郑光裕在妻子前年8月提出离婚后,也以她和刘振展通奸为由提出反诉,并把私家侦探跟踪两人到香港的报告作为证据。家事司法法院去年2月接受通奸为结束这段婚姻的理由。

刘振展否认骚扰郑光裕。他昨天穿着蓝色Polo-T恤、短裤和球鞋出庭。

当法官黄振添向他了解是否要聘请律师辩护时,刘振展直言他拒绝为这起“无聊”的案件花一分钱。他认为郑光裕传控他,真正的意图是要在采访这起审讯的媒体面前抹黑他。

刘振展称,郑光裕通过两人的妻子对他传达恐吓性的信息,所以他才会向郑光裕发出涉及本案的短信。

他引述郑光裕发给林奕蕙的数则短信内容,包括郑光裕说他决意要通过法律和奥奇郑氏家族拖垮刘振展,并会言出必行以避免刘振展再破坏其他家庭。

郑光裕发给林奕蕙的短信也说,他若得不到刘振展的地址以传递法律文件给对方,他就会联络刘振展的母亲或其他家庭成员。

另一则短信则是郑光裕告诉林奕蕙,若她的律师发出语气恶劣的信给他,或刘振展再发给他讨人厌的短信,他将毫不犹豫把本案公诸于世,并警告林奕蕙“别考验我”。

此外,刘振展指郑光裕对他作出不少不实的指控,警方、法庭及法庭辅导员在调查后都不受理。

郑光裕否认恐吓刘振展

郑光裕承认他的确发出上述短信,但否认恐吓刘振展。

自行辩护的刘振展不谙法律要求,盘问郑光裕的一些问题,如要他证实拥有价值100万元的资产,以证明他并非自称这么穷,因与骚扰指控无关,结果被法官阻止。

法官提醒刘振展不能把不相关的内容呈堂时说:“我可以感觉到一些仇恨,但这不等于所有东西都能当证据。”

法官在郑光裕的律师完成引证后,裁定刘振展表面罪名成立,后者选择在证人栏里答辩。 刘振展将传召两名证人以证明他的清白,她们是郑光裕的前妻林奕蕙和前岳母。案件在月中进行会议,以落实续审日期。

刘振展休庭之后受《联合早报》询问时透露他已离婚。骚扰指控若成立,他可被罚款最高5000元、入狱最长半年,或两者兼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