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月入仅约1300元 长期护理支援员工属低薪一族

这项调查由连氏基金委任的国际研究咨询公司进行。研究人员认为,本地长期护理员工的基本月薪较低,是因在其他地区,业者除了给予当地和外籍员工同等的薪金水平,这些国家地区也实行最低薪金制。

一项最新调查发现,提供长期护理支援服务的本地员工,工作时间长、职务又繁琐,虽不缺进修机会,但他们仍属低薪一族,每月薪水仅介于1300元至1350元,比商店销售员还低。

与此同时,本地长期护理员工的基本月薪,相较澳大利亚、香港、日本和韩国四个国家地区也是最低的。研究人员认为,这是因为在其他地区,业者除了给予当地和外籍员工同等的薪金水平,这些国家地区也实行最低薪金制。

这项调查由连氏基金委任的国际研究咨询公司进行,研究人员向20家本地长期护理业者和15家外国业者了解这一行业所面对的人力资源挑战和现状。选择这四个国家地区因它们同是高收入,但快速步入老龄化的社会。

调查显示,本地长期护理员工的基本月薪只有1300多元,外籍员工仅有约850元,比平均月薪1547元的商店销售员或1738元的私人诊所接待员还要低。相比之下,香港的护理支援(nursing aides)员工每月净收入是3750元,澳洲达3290元。

20180727_news_nursesalary_Large.jpg

另外,在香港工作的注册护士(registered nurse)基本月薪为5950元,澳洲有5780元,本地则是约3000元。

虽然该调查只向约250名在本地工作的长期护理员工了解情况和看法,但连氏基金研究部门主任莱哈·巴素(Radha Basu)指出,这是基金首次针对长期护理业者进行人力资源有关的调查。

她说:“我们特别通过一对一面谈的形式,收集到非公开的外籍员工资料,借此一窥业者和员工面对的工作挑战和机遇,并制定策略以更好地培养和留住员工,例如制定渐进式薪金模式,提高长期护理工作的吸引力。”

截至去年3月,本地经营疗养院、日间护理中心和居家护理业者聘有约1万1000名长期护理员工。研究人员认为,本地的前线护理员工到了2020年间需要增加约45%,才能应对同期年长人口增长,如果低薪和员工流失问题持续下去,很可能使得这一目标难以实现。

疗养院前线护理员约七成是外国人

调查也发现,本地长期护理业近年来虽开始成功吸引本地员工加入,但与进行比较的四个国家地区相比,本地疗养院业者仍“严重依赖”外籍员工,约七成前线护理员是外国人。然而,过半外籍员工在本地受聘仅两年8个月,之后就会离开。

相比之下,澳洲聘请的外籍长期护理员工百分比仅有约三成,日本少于一成,香港和韩国则不超过5%。

另外,长期护理工作也没什么吸引力,仅约三成在医院工作的医疗护理人员愿意考虑到疗养院、日间护理中心和居家护理服务机构工作;约四成外籍员工考虑离开新加坡另谋出路。

连氏基金项目总监林文祥指出,无论是本地或外籍员工,薪金水平和员工技能提升机遇,是决定长期护理员工去留的两大因素。

他因此认为,提高薪金、重新设计工作性质,提供较多灵活性,才能吸引更多本地人加入长期护理行列,留住能力较好的外籍员工。

回教传教协会养老院(Jamiyah Nursing Home)总监迪瓦里对调查结果表示“震惊”。他受访时说,本地若要达到国外业者的相同薪金水平,还有“好长一段路”。但要为本地护理员工争取渐进式薪金模式是可以办到的。

他说:“短期内提高本地长期护理员工薪水,业者多出来的成本很可能会转嫁给公众,因此这个改变需要时间去推行。我认为,对员工而言,钱是赚不完的,倒是培训和技能提升能为他们带来长远的好处。”

迪瓦里也认为,公众缺乏对长期护理工作的认识,对这类工作的印象只停留在照顾行动不便的老人家。因此,他希望政府和同行业者积极进行公共教育,改变这种既定影响,吸引更多本地人入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