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双亲遗产与妹妹对簿公堂 指法官偏袒男子被控藐视法庭

被指藐视法庭的男子王伟德在答辩陈词时告诉法官,在父亲遗产官司案审理期间,他就觉得吴必理法官明显偏袒妹妹,在得知同一名法官将审理母亲遗产案时,他才强烈表达抗议。他声称,吴必理法官选择自请回避,等于承认徇私。案展今天下午续审。

男子与妹妹为争夺双亲遗产对簿公堂超过11年,过程中还把审案法官“拉下水”,指责法官偏袒妹妹,要求取消其审案资格。总检察署表示男子的指控毫无根据,要求高庭裁定他藐视法庭,并交由法庭决定合适刑罚。

高庭法官洪素燕昨天(8月14日)审理总检察署提出的申请。被指藐视法庭的男子王伟德(63岁)没有聘请代表律师,他昨午开始自行答辩来回应指控。

在家中排行老大的王伟德和妹妹王伟纯(55岁)与另两名弟妹,先后为争夺父亲与母亲遗产而发起不同诉讼,自2006年起多次对簿公堂。

庭上揭露,2012年,妹妹“单挑”王伟德,指他没做好父亲遗产执行人的职务,导致她无法分得遗产,因此要求法庭撤销他的遗产执行人身份,当时审案的是高庭法官吴必理。四年后,妹妹又因觉得王伟德不适合继续当母亲遗产的执行人兼信托人,再次与他对簿公堂。

代表总检察署的高级政府律师邱武仁指出,当得知吴必理法官也将负责审理母亲遗产的官司后,王伟德首次在2016年1月28日指责吴必理法官在审理父亲遗产官司时徇私和缺乏独立性。他过后向法院申请,取消吴必理法官在母亲遗产官司中的审案资格。

吴必理法官当时考虑后,决定自请回避和自行取消审案资格。但他表明王伟德的指控毫无证据,其行为构成藐视法庭,而他考虑向有关当局投诉王伟德的行为。

去年7月底,总检察署正式向高庭提出申请,要求裁定王伟德胡乱指控法官的行为等于藐视法庭,应接受惩罚。

邱武仁律师庭上指出,为支持他撤换法官的申请,王伟德在提呈给法院的宣誓书中,做出多达18项对吴必理法官具有极度偏见和诽谤性的的指控。

这些指控包括指吴必理法官“从法官变成了临时聘请的对立律师”,还说法官“无法消除不公平空气中的所有臭味”等。王伟德甚至指吴必理法官下令他支付多达1万元的讼费,实为袒护妹妹一方,让妹妹受益。

总检察署:被告一连串毫无根据指控都是出于恶意

总检察署的立场是,王伟德一连串毫无根据的指控都是出于恶意,他是在藐视法庭,以及影响公众对法庭维护司法的信心。尽管总检察署曾要求王伟德撤销这些指控,但他却拒绝这么做。

而且,在回应总检察署的宣誓书中,王伟德甚至继续“攻击”吴必理法官,包括指他是“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

邱武仁律师也指出,王伟德理应是一名有智慧的人,而且拥有丰富的诉讼经验,他应该明白,在父亲遗产执行人的官司中,吴必理法官的裁决对他有利,因为遗产中最有价值的私宅资产仍属于王伟德。

王伟德昨午进行答辩陈词时则告诉法官,在父亲遗产官司案审理期间,他就觉得吴必理法官明显偏袒妹妹那一方,但他当时没有出声。直到得知同一名法官将审理母亲遗产案时,他才强烈表达抗议。

他声称,吴必理法官选择自请回避,等于承认自己徇私的行为。案展今天下午续审。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