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迁出组屋两度上诉 青年获赔8万变14万

订户

字体大小:

孙子全职照顾患病祖母三年,祖母答应让他久住组屋。祖母病逝后,遗产执行人因要卖屋逼迫孙子搬离。孙子索赔经两轮上诉,可获14万元。

男子在青年时期全职照顾患病祖母长达三年,换来后者答应他可永久住在她名下的组屋。无奈祖母过世前并没有为承诺立下遗嘱,男子被迫迁出组屋后打官司索赔,经两轮上诉后,赔偿额从原本的8万余元调高至14万元。

最高法院上诉庭在本月初审理男子刘兴荣(34岁)的第二轮上诉后,昨天(8月16日)发表书面判词裁定,刘兴荣可获得14万元,补偿他无法一辈子住在祖母的组屋单位所蒙受的损失。

由上诉庭法官潘文龙及庄泓翔所组成的二司在判词中指出,之前的审案法官没有充分考虑到刘兴荣所蒙受的非金钱损失,包括他为照顾患肺痨病的祖母而牺牲社交生活,以及得持续面对可能感染肺痨病的恐慌。

判词揭露,刘兴荣在2005年至2008年期间,搬入祖母名下、位于后港的五房式组屋,全职照顾祖母直到她于2008年11月去世。当时刘兴荣是一名20出岁的青年。

刘兴荣称,基于有祖母的承诺,让他在她百年以后可永久住在她的组屋,他于是同意代付日常支出及祖母的医药费。此外,他也声称自己放弃全职工作及牺牲社交生活来照顾祖母,并且对会否感染肺痨病而终日提心吊胆。

由于祖母生前没有立遗嘱,根据无遗嘱继承法令,组屋由她的五名子女继承,没有刘兴荣的份。因遗产执行人要把组屋出售,刘兴荣只好在2009年7月份搬离。

刘兴荣以失去继续居住在该组屋的权利,以及为照顾祖母所付上的代价为由,向祖母的遗产执行人索偿42万元,并在前年获高庭助理主簿判他可得8万4000元,补偿他长达七年的租屋开支。刘兴荣嫌赔偿额不足,他上诉后获得高庭调高赔偿额至10万元,但他仍不满意,进一步上诉至最高法院上诉庭。

二司认为,高庭法官以每月1500元的租屋费用,作为估算赔偿额的根据是合理的。由于刘兴荣之前所住的后港组屋附带家具,所以法庭在估算赔偿时,除了计算月租,也得把他每月租用家具的花费计算在内。

男子申请组屋须等10年 以每月租屋费估算赔偿额

但二司不同意只补偿刘兴荣长达七年的租屋费用。二司考虑到刘兴荣在25岁时被逐出后港组屋,单身的他得等上10年才有资格独自申请组屋,在这之前都得花钱租屋子,因此计算赔偿额的年数应该是10年,而不是七年。

至于刘兴荣声称为照顾祖母而蒙受金钱损失,包括得支付医药费和失去全职工作的机会,二司认为这方面的证据非常薄弱。刘兴荣目前是一名讲师。

不过,二司指出,高庭法官没有考虑到,刘兴荣确实在非金钱方面蒙受了一些损失,包括他因担心感染肺痨病而生活在惶恐中,以及放弃社交生活来照顾祖母。

在考虑刘兴荣所期望得到的补偿、他所蒙受的损失,以及是否应把赔偿额适当调低来确保公平及合理后,二司最终裁定他可取得14万元的赔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