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社区创设中风康复者援助站 周宝音慈善初心更坚定

订户
 S3的活动室总是聚集了不少康复者,周宝音(右一)跟康复者聊天时全情投注,注意力都放在交谈者身上。(陈来福摄)
 S3的活动室总是聚集了不少康复者,周宝音(右一)跟康复者聊天时全情投注,注意力都放在交谈者身上。(陈来福摄)

字体大小:

人物

面对面

慈善组织“中风康复者援助站”创立至今两年,专门帮助中风康复者重新站起,重拾生活技能以积极面对人生,创新运作模式可行可复制,将尝试扩大规模发挥影响力。

《联合早报》近日专访“中风康复者援助站”创办人周宝音,听她分享创办这个慈善组织的初衷,了解她从零筹划的慈善初心和挑战,以及想要达到的目标。

在新加坡的慈善圈子,周宝音并不让人陌生,她参与不同慈善基金的董事局,出现在各种社交场合时,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她的另外一个身份——副总理张志贤太太。因此很难想象,当她想要为中风病患做点什么的时候,竟然一度碰了壁。

但是她的确被拒绝了,而且她设想中的中风社区康复计划还曾被质疑缺乏可信度。毕竟,中风后的那套疗程,包括吃药、复健、治疗,已经很系统化,社区里帮助中风康复者的复健中心也不少,为什么还需要多一个模式?

但60多岁的周宝音认为,还可以做得更多,不想就这么放弃。她决定自己来,从零开始把设想化为现实。经过一年的筹备,中风康复者援助站(Stroke Support Station,简称S3援助站)2016年在红山新协立综合设施(Enabling Village)成立,她是创办人兼董事局主席。

新加坡协助残障者自立局(SG Enable,简称新协立)管理的综合设施是由旧校舍改建,在这个绿意葱葱的小天地里,S3援助站找到了立足点——188平方米的复健中心。

跟组屋楼下常见的乐龄中心相比,S3援助站不宽敞,外间一张长桌让中风康复者围坐交流,一些拿着手提电脑的职员则在一旁办公,茶水间和开会的小隔间也在这里,里间则是活动室,每次可让二三十人活动。

这里的康复者都有同样的目标,快点从中风的打击中站起来、让偏瘫的一侧恢复力量,不再依靠轮椅,不再用含糊不清的语言表达自己。他们在这里交朋友,一起玩游戏,甚至通过筹办派对训练策划能力,找回最基本的生活技能。

家婆两次中风催生援助站理念

几乎天天都会在S3援助站出现的周宝音跟康复者寒喧、跟职员讨论工作,这里的一点一滴都有她的印迹,但是就在两三年前,这一切都还是未知。

周宝音同张志贤副总理育有一子一女,她毕业自曼彻斯特理工大学,曾担任职总平价促销与企业传播总监兼职总平价基金会总经理,也当过企业咨询顾问和理工学院市场营销讲师,目前是新加坡保健服务基金委员会的委员。

周宝音经历了家婆两次中风后,发觉社区内缺乏对中风康复者长期的、整体性的支援服务,如果是找专业的治疗师,一般家庭也很难在没有津贴的情况下,负担每小时160元的治疗费。

相反地,利用善款经营的S3援助站收费很低,以帮助康复者重拾技能的核心课程来说,三个小时的活动全费30元,社保援助卡(Community Health Assist Scheme,简称CHAS)持有者六元,公共援助金受益者免费。

从零开始

周宝音日前受访时谈了很多S3援助站的慈善经营理念和“创业”历程,最大的体会就是一路走来,自己就像设立起步公司那样,事无巨细都必须亲自参与。

记者问她,以她的“身份”,大可开口让别人做,为什么需要撸起袖子?

她叹了一口气说:“我被拒绝了。这是事实,没有关系。我不想说谁的坏话,不过我真的是从头开始,后来争取到新加坡赛马博彩管理局(Tote Board)的资助后,必须在三年内做成,否则就得关门。

“我们必须被评估是否发挥了任何影响,我们的计划有没有用,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什么不同。”

她不愿多谈到底是谁给她吃了闭门羹,但透露一开始相关领域的专人对她的理念有所质疑,其中一个原因是对方认为现有体系如职能治疗和物理治疗,已经在为中风康复者提供照料,但她认为这还不够。

“OT(职能治疗)、PT(物理治疗)各自为政,很多病患回到社区后,不愿继续做复健,康复过程的延续性成了问题。而我们不止是照顾病患本身,也培训他们的看护者和女佣,并提醒她们回家后必须继续练习。一些康复者也成为我们的大使,到医院‘现身说法’告诉其他人。”

花一整年做准备工作

为了争取到资金,周宝音花了一整年的时间做准备,甚至得自己做提案和演示(presentation),包括在找地方时要说服新协立。同时,董事局也要建立起监管、审计和服务素质管理框架,设计筹款机制,还要确保效果是可估量和验证的。

以义务性质服务的周宝音,在资金还没到位之前自掏腰包捐款及购置用品。她强调,虽然S3援助站是慈善团体,但注重用证据说话,会用专业标尺评估中风康复者的具体情况,建议适宜他们参加的课程,并跟进康复情况。

被拒绝很正常

周宝音有多年的企业咨询经验,通常是她教别人如何推销企划书,轮到她去推销自己的理念时,会不会觉得很困难?她说:“不会。原因很简单,我做事是以任务为导向,我专注在自己要做的。

“万事起头难,被拒绝是很正常的,被质疑也很自然,这反而能让你完善论点。我们刚开始的想法也并不是建立在很扎实的基础上,因此那些质疑的声音促使我们更尖锐地看待我们要追求什么样的结果。”

运作已上轨道 S3获颁公益机构资格

成立两年来,S3援助站已经帮助299名中风康复者及344名看护者,另外培训410名义工,综合设施这里已满额,要报名较为受欢迎的强化课程还得等上四个月。

S3援助站计划在2022年之前,设立四家新的保健康复中心(Wellness Centre)。另外,S3援助站也在两家医院设立保健康复站,包括陈笃生医院的中风病房。他们也打算在2020年之前在其他医院开设多六个康复站,这都说明S3援助站已慢慢上了轨道。

虽然只是初创的慈善机构,但S3援助站的董事会成员来头不小,董事局副主席是前海军总长郭守仁,成员有40年营销和活动策划经验的符秀燕,以及资深律师叶伟明。筹款晚宴上邀请的嘉宾中,一次过就有好几名部长出席,今年的晚宴还请到总统哈莉玛。

经过严格的审计后,S3援助站已获颁公益机构(Institute of Public Character)资格,公众捐款可获2.5倍的税务回扣,每年重新评估必须达标才能保住这个资格。

周宝音说:“我们得比纯白还要白,每一块钱都要记录去向,必须对得起捐款者。”

“差别待遇没发生在我身上”

经过一番努力后,周宝音才一步一脚印,建立起中风病人扶助站。周宝音认为,这证明人们并没有因为她是张志贤太太,就对她有差别待遇。

她说:“这里是新加坡,论资排辈(throw ranks)是行不通的,闲言闲语很快就会传开去。这是很小的国家,人们会知道谁是谁,谁能干,谁只会讲话但什么也不做,最终大家都会知道真相。

“对我来说很简单,我的信念是尽最大努力。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只关心我的受益者;我要为中风康复者的生活带来不同。”

周宝音也说,人们知道她是谁而仍拒绝她,证明他们不相信她要做的有何不同,“没关系。他们是从专业的角度判断,重要的是我坚持了下来,如果我失败,那是我的责任。”

S3愿景:成为社区首选康复机构

S3援助站的愿景是成为中风康复者和看护者首选的社区康复机构。周宝音说,现阶段作为试验计划,S3的模式可行可复制,但必须扩大规模才能发挥影响力。周宝音接下来得找出最能创造价值,也最可持续的运作模式,虽然这未必代表S3会是最便宜。她目前还需摸索。

先评估 后建议康复课程

在成为S3援助站会员之前,中风康复者必须通过体能、心理和认知能力评估,才能参加适合他们的课程。比如行走仍感困难的康复者,可参加利用反引力步行器训练四肢肌肉的“Walk on”强化锻炼课程;能活动,但有抑郁倾向的康复者,则需要接受辅导。

周宝音说:“我们要评估所有的方面,才决定哪个课程适合康复者。如果他已经很抑郁,连希望都没有了,那还需要锻炼手脚吗?我们希望能帮助中风患者重拾信心、自尊,走出害怕的阴影,帮助他们看到前面有希望、有人帮助,不要放弃。如果我们能从心理层面,帮助他们找回原动力,那么其他方面就容易多了,因为他们至少愿意试一试,否则就是‘我不想,我做不到’。”

她说,参加活动的人都中过风,大家得以放松,不会有人问“你为什么会中风”;大家一起努力、一起进步,有了这样的社交圈子,让他们比较容易提振精神。

S3援助站的核心课程“重新学习、重拾活动”(Re-learn and Enjoy Active Living)顾名思义就是训练康复者学习买东西、烹饪、 园艺、打太极等日常生活技能,并通过正念技巧对抗压力,建立起精神上的韧性。

“但无论做什么,都应该是快乐地做,不要让人觉得还是在医院或社区医院里;我们要做的是提供医院和复健中心之外的社区支援服务。”

另外,S3援助站也注重不同机构合作,善用科技帮助康复者。比如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组织的神经心理学家合作,为中风病患设计大脑训练和复健项目,接下来也有其他的研究项目。

讲华语国人缺乏全面沟通平台

虽然有25年的管理和营销经验,也熟悉媒体和广告业的运作,但除了在S3援助站活动上接受媒体访问,周宝音几乎没做过专访,这次特地花了一个多小时跟记者做访谈,是希望通过《联合早报》,让讲华语的国人了解S3援助站。

她说,讲英语的国人可轻易在网上找到资料,但讲华语的国人缺乏可靠和全面的沟通平台。S3援助站的印刷资料一定有英语和华语,也开始准备马来文资料,甚至打算用不同的语言开课,因为“这是必要的”。

听起来周宝音要做的并不简单,甚至比做生意还难,她笑说:“做生意比较容易,24小时就能成立一家公司,只要我有顾客就能提供个人化服务。做这个(S3援助站)得动员很多人,从董事局到慈善总监,从职员、善长仁翁到义工……需要很多双手一起合作。”

身心健康心得

新加坡每年有约8000起中风个案,随着人口老龄化,中风人数相信还会增加。周宝音认为,国人生活节奏快,要身心健康、减少中风风险,最重要的是保持平衡。为了不要老让神经紧绷,她的一个小贴士就是:要学会暂时正念思考,暂时抽离。

“你需要花时间放松,专注正在做的事情,比如当你走向停车场的时候,与其老想着回到办公室后要做的一二三件事,不如观察眼前,比如看看植物有不同层次的绿,池塘里有小鱼。通常我们不会注意这些,但当你仔细观察的时候,你其实是在小休,否则压力会很大,会很疲累。”

因此,当她跟中风康复者交谈时,一定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跟你说话的人,会感受到你是否有诚意。你可以‘戴面具’,但只能‘戴’几分钟,之后就会掉下来。”

每星期五次快走半小时

为了保持身体健康,周宝音每星期快走五次,每次半小时,饮食则是多吃白肉和蔬菜,多喝汤,少吃碳水化合物。她只喝温水,尤其是早上起身时。她不喜欢甜食和甜饮料,她吃混合的糙米,因此她觉得不需要吃太多就很饱了。

“不过也不需要完全不吃,因为这样反而会更想吃。偶尔也可放纵,我有时也会想吃(不健康的),但会跟人家分享。”

“每天尽量睡七八个小时。”周宝音认为睡眠足才能让身体获得修复,保持活力。因此,S3的康复者也会接受睡眠质量测试;如果睡不好,或者是血压高,最好是不要直接做运动;如果康复者当天觉得不舒服,S3援助站会推荐他们去隔壁诊所看病,CHAS卡持有者只需支付五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