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业律师门槛提高 律师专业考试更严格实习期加长

大法官梅达顺宣布2023年实行的改革计划时指出,专业考试为毕业生开启成为律师的大门,因此考试水平必须设在恰当的程度,目前我国专业考试及格率将近百分之百,比许多国家高。而更长的培训期则有助他们为将来执业打下更稳固的基础。

律政部计划从2023年开始对律师专业培训制度进行大幅度调整,提高成为执业律师的门槛。到时律师专业考试更严苛,实习期也从现有的半年延长至一年。

大法官梅达顺昨天(8月30日)为新晋律师主持第一场集体宣誓仪式时,宣布上述改革计划。今年共有456人分三批宣誓成为律师。

大法官两年前下令成立律师专业培训委员会(Committee for the Professional Training of Lawyers),以全面检讨本地律师培训机制,进而提升整体水平。

以高庭法官罗赐安领导的15人委员会今年3月完成报告。律政部昨天发文告说,原则上接受委员会的建议,接下来会跟利益相关者如律师公会合作推行这些建议。

报告强调,委员会成立时正逢法律界培训合约供不应求,但是委员会的目的和检讨范畴不包括律师供需问题,这应交由市场力量决定。虽然如此,通过提高门槛相信仍有助解决法律毕业生过剩的问题,让有意修读法律的学生更慎重考虑。

根据过去报道,在2006年至2011年,宣誓的新律师一般每年不超过250人,人数在2012年后逐年攀升。2015年高峰达535人,当时媒体时有报道一些法律毕业生争取不到培训合约,尤其是海外留学生。

影响明年入学法律系学生

目前法律毕业生必须先通过称为“Part B”的专业考试,再到律师事务所接受半年培训,之后才能取得律师资格(called to the bar)成为执业律师。

委员会的三大主要建议将直接影响这个程序:

一、把培训合约和考取律师资格的机制脱钩;

二、提高专业考试难度;

三、把培训期从半年延长至一年。

这项改革会影响那些在2023年或之后通过专业考试的人,也就是明年起入学的法律系学生。

换言之,自2023年起毕业生通过较严苛的专业考试后就能先获得律师资格,要是他们之后打算执业才需要进行一年的培训。那些想成为公司内部法务顾问、公务员、加入学术界的人则无需那么做。

大法官说:“完成培训合约不再是取得律师资格的先决条件……修读法律的人即使不执业,也能为社会做出贡献。选择其他道路的人,不需要先完成实践训练才开始工作。”

大法官也认为,往后专业考试为毕业生开启成为律师的大门,因此考试水平必须设在恰当的程度。更长的培训期则有助他们为将来执业打下更稳固的基础。

报告同时指出,过去我国律师专业考试水平一般,是多年来及格率都逼近百分之百的原因之一。这比起英国六七成及格率、美国纽约的四至六成,高出许多。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毕业生必须经过一年培训,英国、法国、德国及香港则长达两年。

委员会成员之一的律师公会会长维贾延德兰受访时说,不应单以培训合约长短来衡量培训质量,除了量外也应让毕业生有更丰富的培训体验。

“现在很多新晋律师第一年里边做边学,我们希望他们学成后才开始工作。”

另外两场集体宣誓今天举行,分别由最高法院上诉庭法官潘文龙和朱迪柏拉卡斯主持。

不执业无须接受强制培训减轻学生负担刊第6页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