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贤:部长薪金完全透明 不含隐藏收入

部长薪金完全透明,初级部长一般年薪在110万元左右,其中,花红由个人表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失业率等指标决定,薪金配套不包含其他隐藏收入或好处。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昨天在国会回应朝野议员有关部长薪金结构的问题时重申,部长花红是110万元年薪的一部分,而非额外收入。他也强调,工人党在交锋中同意,根据该党所主张的算法,得出的薪金会与目前部长所得“基本相同”。

张志贤也指出,部长薪金的制定奉行三大原则,即须保持竞争力吸引有才干的国人从政、反映公共服务精神,以及没有隐藏好处的“裸薪”,这些原则当时也获工人党支持。

部长薪金由2012年独立部长薪金委员会征集公众和议员反馈后制定,月薪和“第13个月花红”组成的固定部分占65%,个人表现花红、国家表现花红和可变动花红则占35%。初级部长年薪定在110万元的水平参考了我国收入最高1000名公民的年薪中位数,以这个基准再打折40%。

张志贤说:“多名担任政治职务者负责超过一个职位,目的在于磨练他们,在内阁中累积深度和经验。但是我必须强调,无论负责一个或多个职位,每个人只领一份薪水。”

他也澄清,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2011年5月退出内阁后不再是内阁成员,没有领取部长薪金,而自2012年检讨部长薪金后,养老金也已取消,医疗福利与公务员一样。

部长薪金向来是引起激烈讨论的政治课题,近来再次受关注。在昨天的国会辩论中,张志贤与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和非选区议员贝理安也就这个课题数度交锋。

张志贤今年初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中曾指出,政府去年在现行制度迈入第五年之际检讨薪金框架,尽管参照基准已提高9%,但政府仍决定保持现有架构,维持2012年的薪金水平。

20181002_news_salary_Medium.jpg

工人党计算方案与现有框架相去不远

他昨天说:“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没有反对党议员就我的拨款委员会辩论声明提出额外问题。”

张志贤昨天也指工人党在2012年提出的部长年薪计算方案,实际上得出的结论与2012年白皮书相似,部长年薪都在110万元左右的水平,但关键区别在于该党方案的固定薪金比率较高,这意味着即使国家经济和部长个人表现不理想,部长仍能领取高薪。

他在总结辩论时说,部长薪金容易被政治化,但政府有必要正面应对,因为我国必须拥有一套公平透明的框架,才能持续吸引人才加入。

“我今年64岁了,从政服务已超过25年。我现在最重要的任务除了协助李显龙总理让第四代领导班子做好接班准备,也必须确保我们有能力组成一支第五代领导班子,让他们有时间学习、历练,并赢得国人的信任与支持。”

张志贤说,这些人才接近40岁或40岁出头,许多都处于人生关键阶段,有很好的机会在各自的行业里攀上巅峰。

“为民服务的精神都是朝野双方的共同理念……我们应在共同点上同意彼此,这也是政治的一部分,而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我们需要一套公平的制度,引进最好的人才为新加坡和新加坡人尽心服务,这是反对党和政府都可以达成的共识。”

国会今天继续辩论四个提出二读的法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842778625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