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潮还得自掏腰包 裕廊西小贩中心摊贩要取消还托盘奖励

据《联合早报》探悉,裕廊西小贩中心的不少小贩面对成本过高的问题。管理公司设立的归还托盘奖励制度也推高了成本,因为奖励是由小贩支付。一位在近期停业的摊贩表示,她每月须付高达三四百元。她已召集其他小贩签署请愿书,要求废除这个制度。

用餐时段人潮稀疏,还得自掏腰包负担“奖励”顾客归还餐盘的数百元费用,裕廊西小贩中心摊贩大叹吃不消,已有12人向国家环境局与管理公司提呈请愿书,要求废除这个“奖励”制度。

该小贩中心管理公司Hawker Management表示,目前仍在探讨如何处理上述请愿书。

位于裕廊西61街、邻近先驱地铁站的裕廊西小贩中心与湿巴刹,由口福集团旗下子公司Hawker Management以非营利模式经营,约一年前开业。

据《联合早报》探悉,那里有不少小贩至今仍面对经营困难,主要原因是间接成本过高,小贩中心又人潮稀疏,严重影响了收入,几乎入不敷出。

其中的间接成本是,管理公司为鼓励食客归还托盘,设置了托盘归还处,只要顾客归还,便可获得两角钱“奖励”,而这笔钱是由小贩支付。

据悉,小贩签署的合约上列明,顾客购买食物或大量饮料时,都必须发托盘给顾客。每发出一个托盘,小贩就须付两角给清洁托盘的承包商。换言之,发出的托盘越多,须承担的费用就越高。

七旬摊贩曾焕然透露,他每月至少要付一两百元给清理托盘的承包商,对于为何摊贩须承担这笔费用,他感到不解。

他说:“小贩中心几乎没人潮,现在每天的收入从之前的六七百元下滑至400多元。但三年合约还没到期,我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另一不愿具名的摊主也透露,生意和开业时相比跌了至少一半,但签了三年合约,只能继续观望。

一位在近期结束裕廊西小贩中心摊位生意的摊贩告诉本报,付给托盘清洁承包商的费用一个月高达三四百元。

包括上述这类间接成本及租金在内,她每个月累积约近4000元的开销,赚回来的只够应付成本,在忍无可忍之下才召集其他小贩签署请愿书,要求废除上述制度。

与初期相比,她停业前的生意量至少下跌四成,逼不得已才选择停业。但她透露,依照合约,在新摊贩租用摊位以前,她仍需承担摊位每月超过2000元的租金。

她表示,不会支付上述费用,也已向政府针对相关事宜寻求协助。

环境及水源部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透露,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已收到这名摊主的电邮。据他们了解,裕廊西小贩中心经营者已在和摊贩商讨处理方式。

据记者昨天下午1时许的观察,小贩中心有约20几个顾客,多数座位是空的,中心内至少有七八个空置摊位。

环境局发言人受询时证实,在今年8月收到一些摊贩针对裕廊西小贩中心的归还托盘系统提出的反馈。

发言人指出,归还托盘奖励系统是摊贩与Hawker Management所签署合约的一部分,他们签约前也已得知相关费用。当局已要求该公司与摊贩处理这起事件。

终止合约前给充足通知
小贩无须承担剩余租金

Hawker Management答复本报询问时说,实施托盘归还计划主要是为了鼓励客户归还餐盘,创造更舒适和清洁的环境,同时提高小贩中心内的生产力。他们仍在探讨如何处理与请愿书有关的事宜。

该公司说,所有租户合约上的条款都是依据标准行规。但公司会带着同理心灵活处理相关事宜,只要小贩要终止合约前给予充足通知,就无须承担剩余租约所须偿还的租金。

他们也指出,公司须采取防护措施,确保小贩中心内有足够摊位营运,以确保长期的商业可行性,为社群维持一个有多元化饮食选择的用餐环境。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裕廊西小贩中心摊贩要取消还托盘奖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