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刘程强否认不招标是为保“工人党人”

刘程强坦言,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在接受FMSS担任管理代理的意向书时,并没有检讨市镇会之前与原管理代理公司CPG定下的合约。(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被诉方文达星高级律师问及,当年是否曾想过要为管理代理公司招标,刘程强指当时没想过要那么做。刘程强之后回复盘问时也表示,不会考虑一家不愿意接纳后港市镇会职员的管理代理公司。文达星便指他是为了保护后港市镇会职员,但刘程强否认这是不招标的理由。

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昨天继续受诉方律师攻势凌厉的盘问。诉方指,工人党接管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时不仅无意公开招标,还计划用公款资助他们内定的管理代理公司,连串不合理的行为,都是为了保住原后港市镇会职员的饭碗。

诉方文达星高级律师环环紧扣,从多个方面攻击前天开始接受盘问的刘程强,要他承认在做许多决定时,都把后港市镇会职员的利益置于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ljunied-Hougang Town Council,简称AHTC)所管理的集选区居民的利益之上,因为这些职员都是“工人党人”。

20181018_news_ahtc_Large.jpg
白沙—榜鹅市镇会代表律师文达星说,刘程强等人刻意避开公开招标选择管理代理公司,目的是要保护后港市镇会员工的饭碗,并让工人党支持者获利。(林国明摄)

文达星引述刘程强在2011年5月28日发给另一名答辩人侯文芳的电邮时说,“AHTC的管理代理公司,至少要在最初阶段雇用全部的后港市镇会职员”。侯文芳曾经是后港市镇会的总经理,她和丈夫后来应刘程强的要求设立了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简称FMSS),接下AHTC管理代理职务。

代表白沙—榜鹅市镇会的文达星认为,刘程强是经验丰富的议员,理应知道必须为超过7万元的项目招标。他问刘程强,在当年5月28日时是否曾想过要为管理代理公司招标?刘程强回答说,当时没想过要那么做。

文达星指:“你不招标是因为一旦招标有可能出现比FMSS更优秀的竞标者……若FMSS无法赢得合约,那后港市镇会职员或许就不能继续受雇。”

刘程强反驳说,无论哪家公司得标,他都可以把这个条件列入合约条款中,所以文达星的假设不成立。

被问及如果出现一家价格更低、经验更丰富的管理代理公司,但它却不愿意接纳后港市镇会职员,刘程强是不是就不考虑这家公司,刘程强回答“是的”。

文达星即刻追问道:“你是为了保护那些是后港(市镇会)职员的工人党人。”但刘程强坚决否认这是不招标的理由。

此外,文达星也质疑FMSS是家新成立的公司,何来资金雇用后港市镇会职员。就文达星多番追问是否有查问FMSS的资本来源,刘程强表明他不清楚,他认为既然侯文芳夫妇答应开设公司,筹集资金就是他们的责任。

不过文达星指刘程强其实根本不在乎钱的问题,因为他早已打算用AHTC的钱来“买单”,对此刘程强否认。

在诉方看来,工人党的种种决定像是在作茧自缚。文达星指,AHTC的团队由工人党支持者领导,员工也是工人党的人,就算后来开放招标,业内那些被刘程强称为“亲人民行动党”的公司,还有哪一家会愿意竞标。

他因此形容,工人党议员这么做是“给了FMSS一把枪让它能指着AHTC的头”,让AHTC未来除了FMSS外就别无选择了。

刘程强答:“这并非事实。他们有枪,但没有扳机。”

刘程强说,AHTC其实可以选择不要聘用管理代理公司,由议员直接管理市镇会。

这起两市镇会起诉工人党领袖等人的案件昨天进入审讯第九天,案件今天续审,依然是由文达星盘问刘程强。

交锋一:否认早已内定换管理代理 刘程强遭批不诚实

文达星:(引述林瑞莲电邮内容)“阿裕尼市镇会目前的管理代理CPG将继续向我们汇报,直至我们8月1日前择日解除合约为止。”这句话清楚显示,与CPG解约的决定已经定下了,你同意还是不同意?

刘程强:不同意。

文达星: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再把这段话念一遍:“阿裕尼市镇会目前的管理代理CPG将继续向我们汇报,直至我们8月1日前择日解除合约为止。”这里指的难道不是你们已经做出了解除合约的决定,接下来只是考虑何时解约吗?

刘程强:是,那是假设他们不会继续(担任管理代理)。

文达星:电邮何处谈到这个假设?

刘程强:不在这里啦,但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假设,我们挂心的事。

文达星:刘先生,不好意思我得这样说,你并不诚实。

刘程强:我说的是实话,我是看着你的眼睛跟你说实话。

文达星:很多人都这么做过,但他们依然不诚实。

刘程强:(举手作宣誓的样子)我郑重声明我说的是实话。

文达星:是,很多人也曾经这么做。

交锋二:没问应如何延续CPG合约 文达星指刘程强“没尽责”

文达星:(FMSS发给AHTC的意向书)第四段写道,“我们为AHTC提供的服务范围,将按照市镇会前管理代理的合约所指明的事项”。当你看到这份意向书时,为何认为AHTC与FMSS之间的合约,就是在履行整份CPG合约,尤其是合约指明事项只是七份合约文件的其中一份而已?

刘程强:我当时看到意向书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合约。

文达星:刘先生,这正是我要说的……FMSS说的正是他们成为管理代理时,只会履行CPG所答应的部分条件。

刘程强:是。

文达星:一个负责任的市镇会、一个负责任的市镇会理事必须问自己,CPG合约的哪个部分会再延续下去,哪个部分不会,对吗?这是基本的问题。

刘程强:合约关乎的是所指明的事项,所以是适用的。

文达星:请回答我的问题。一个负责任的市镇会理事必须问这基本的问题对吗?

刘程强:是的。

文达星:你没有问这个问题对吗?

刘程强:是,我没有问。

文达星:据你所知,其他当选(阿裕尼集选区)议员也没有问这个问题对吗?

刘程强:据我所知是没有。

文达星:这不就说明一切了吗?据你所知,没有人履行了应尽的责任对吗?

刘程强:(没有回答)

文达星:刘先生,我在等你回答。

刘程强:我想答案是是的,但这是针对我们为何没有询问合约哪个部分的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