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达曼:须努力确保贫富相对差距不会变大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指出,贫困是相对的概念,但这不意味着人们就应该坐视不理,而是必须不断努力确保贫富之间的相对差距不会越来越大,导致社会出现尖锐矛盾。

国人收入和经济条件在过去50多年来取得突飞猛进的增长,但贫困问题依然存在。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指出,贫困是相对的概念,但这不意味着人们就应该坐视不理,而是必须不断努力确保贫富之间的相对差距不会越来越大,导致社会出现尖锐矛盾。

他指出,如果考虑通货膨胀和消费能力,国人在1965年的平均收入是今天的550元,低收入国人的收入则在100至200元的范围里。换言之,国人如今的生活水平在纳入生活费的考量之后,实际上提高了五倍。“我国现在确实还有人为生活挣扎,但我们也应该想想我们与过去相比所取得的进步。这是个非常巨大的变化。”

尚达曼说,贫困问题依然存在也会继续成为我国社会要应对的一个挑战,因为贫困本来就是相对的。他紧接道:“我不是说这是无关紧要的问题,这值得我们关注,而我们必须确保这个相对性不会变得太大。”

社会流动性与不平等问题近来备受政府、学界和许多国人关注。尚达曼昨晚(10月25日)出席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成立30周年的庆祝晚宴时,也就此热门话题提出分析与看法。他指出,新加坡的关键挑战在于维持一个“上行电动扶梯”状态,帮助各阶层的国人都不断向上。

“我们必须思考如何让所有人包括中产阶层在内往上走。一旦载着每个人的电动扶梯停下来,不平等问题,以及‘我’与‘他’之间的矛盾也会变得更尖锐,导致社会变得脆弱。”

尚达曼也指出,我国面对的社会不平等问题实际上主要是代际不平等。年满55岁的国人当中学历最多只达中学程度的有超过六成,而由于教育制度的成功,学历较高的年轻国人工作待遇更好,导致两代人之间出现差距。

他说:“我们须要集中精力帮助这些处在50多、60多岁的相对年长的员工……那些想继续工作的国人,我们要帮助他们,让他们想做多久就可以做多久,让他们有尊严地工作,并得到不错的收入。”

在晚宴对话会上,主持人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指出,保安人员等群体遇到的挑战是他们不受国人尊重,被视为社会隐形人。尚达曼坦言这确实是问题。在他看来,我国继承了英国的制度与东亚文化,两者阶级观念都很重,但他认为“我们必须走出这样的状态”。

我国多年来秉持的唯才是用原则近来在舆论中受到批评。尚达曼指出,贯彻唯才是用确实会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已取得成功的国人会注入大量资源帮助他们的孩子取得成功,导致原本就处于劣势的国人进一步落后。

尚达曼说,我国如今正在做的是提前帮助弱势国人不输在起跑点上,“要做到无论你的起点在哪里,你都可以在人生中不断成长。”

他也强调,来自不同背景的国人多交流、关心彼此的生活,其实就是推进社会流动性和改善不平等问题的实质做法。

尚达曼本月中旬到峇厘岛出席国际会议时,曾将西方乐坛巨星猫王(Elvis Presley)称为“已故经济学家”,并引用他的歌曲呼吁各国以实质行动推进国际贸易合作,这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

许通美昨晚则引用美国诗人歌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Bob Dylan)的作品总结对话会 。不料尚达曼也即兴“加料”提起另一首西方经典歌曲《他不是累赘,他是我的兄弟》(He Ain't Heavy, He's My Brother),概括我国不愿把任何人抛在后头的原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