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跨部门小组探讨加强支援弱势孩童

名为“提升”的跨部门工作小组探讨的主要范围包括如何协助弱势家庭解决孩子长期缺课或辍学的问题、加强对家长的宣导与教育,以及提升孩子对学习与生活的动力。这是政府旨在改善不平等问题并促进社会流动性的持续工作。

政府成立跨部门工作小组,着手研究现有的支援项目并改进不足之处,旨在加强对弱势家庭孩子的支持,改善社会不平等问题。

探讨的主要范围包括,如何协助弱势家庭解决孩子长期缺课或辍学的问题、加强对家长的宣导与教育,以及提升孩子对学习与生活的动力。

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及教育部第二部长英兰妮领导这个名为“提升”(Uplifting Pupils in Life and Inspiring Families Taskforce,意指提升学生生活、激励家庭,简称UPLIFT)的工作小组。

八人小组的成员包括在教育部、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担任政治职务者、幼儿培育署代表等。小组将与学校辅导员、教师、社工、自助团体与相关家庭等对话,以更全面了解这些家庭面对的挑战,料在明年上半年提呈建议。

英兰妮在记者会上介绍新成立的“提升工作小组”时指出,这是政府旨在改善不平等问题并促进社会流动性的持续工作。

最近由世界银行公布的人力资本指数,以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教育公平性:打破社会流动障碍”报告,肯定我国在促进社会流动上的表现,但大部分家庭有所提升的同时,仍有一些落在后头。政府要尽力减少这些家庭与其他人之间的差距。

“我们相信每个孩子都有潜力,小组要找出阻碍孩子发挥潜能的情况,探讨如何更好地支持他们,同时借助社区力量来帮助学生。阻碍孩子发挥的原因可以很复杂,但很大程度上也与孩子所处的家庭情况、家人的支持有关。”

她说,部分学生的学习不理想是因为他们长期缺课。去年每1000名小学生约1.1名长期缺课,每1000名中学生约7.5名长期缺课。长期缺课的定义是一年内有至少60天无故缺课。2009年的情况同样是每1000名小学生约1.1名长期缺课,但每1000名中学生有约9.9名长期缺课。教育部指出,这个比率过去几年都持低,每届小一学生到中学时辍学的比率也维持在1%以下。

要让学生家人重视教育

尽管缺课率低,英兰妮认为若缺课是影响孩子发展的问题,就得去解决。但缺课原因复杂,没有单一因素。

她举一名教师给的例子说,一个来自单亲家庭的学生因祖母生病,父亲得去工作,结果学生得留在家照顾祖母。另一例是有学校代表上学生家找缺课学生,发现他们一家人都在家,个个都还没睡醒。

家里欠缺有纪律的环境,家人没有正确观念,都可影响孩子的表现。加强对家长的宣导与教育也是小组要加强的范围。“最终的解决方法还是要让学生的家人重视教育”。

英兰妮认为,在达到这个理想情况之前,或许可借助社区伙伴的力量,例如由义工或邻居协助。目前,帮助学生回校上课的工作主要落在学校。各机构包括学校、自助团体等社区组织,在帮助弱势学生方面的协调可进一步加强,确保没有人“跌入缝隙”。

工作小组主要针对的学生是家庭月入属最低20%的,但不会局限在这个阶层。除了向各方收集反馈,小组也将邀请社区伙伴共创解决方案。提呈建议后,小组会监督所要落实建议的成效,整个过程预计花两年的时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