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她是“无能”的市镇会主席 侯文芳曾向刘程强建议撤换林瑞莲

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前管理代理负责人侯文芳与KPMG合伙人邢晶晶在2016年的一段通话内容昨天在庭上披露,侯文芳向审计师透露,林瑞莲隐瞒了一些信息。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前管理代理负责人侯文芳指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对审计师隐瞒不当付款的事。市镇会陷入财务风波时,前者也曾建议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撤换林瑞莲的市镇会主席职务。

两市镇会起诉林瑞莲、刘程强、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等八造的案件昨天(29日)续审,揭露管理代理公司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简称FMSS)负责人侯文芳与KPMG合伙人邢晶晶在2016年的一段通话内容。当时,KPMG正对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简称AHTC)进行审查,希望侯文芳能协助解答一些疑问。

为自保“帮行动党除掉他们”

侯文芳向审计师透露林瑞莲隐瞒了一些信息,并指是林瑞莲不要提供市镇会管理系统的AIM公司延长服务。她也说是市镇会当初没听从FMSS的意见,才淌入浑水,如今市镇会“捅我们一刀”,她必须自保,“帮人民行动党除掉他们”。

她还说,市镇会现在不保她,根本是在“自掘坟墓”,行动党需要做的就是来征询她对工人党议员的看法,这些议员就会立刻“死掉”。

代表白沙—榜鹅市镇会(简称PRPTC)的文达星高级律师在念出有关逐字稿前,问侯文芳当时所说的是否是真心话(honest), 对方同意。

针对侯文芳当时强烈的措辞,文达星追问她是否握有议员们的把柄,而这个把柄足以毁掉他们的政治前途。

侯文芳否认她掌握这类信息,所知道的只是不当付款的信息,并称她的意思是指当所有事情被公开后,遭他人颠倒是非,将大家拖下水。“我现在就身处在活坟墓中,找不到工作,公司也接不到生意。”

她接着脱口说出,全都是因这些“政治屁事”(political bullshit),威胁议员的席位,遭高庭法官加南拉美斯提醒要注意言辞,文达星也指责侯文芳态度轻浮。据观察,身为本案第六答辩人的侯文芳刚开始接受盘问时曾两手托着脸。

整起事件已被政治化 所有政府机构都瞄准他们

另外,侯文芳曾对审计师说,林瑞莲是“无能”(hopeless)的市镇会主席,希望刘程强接替她的职务至少两年,并指林瑞莲在后港市镇会(简称HTC)担任理事时,做事总是畏首畏尾,只会保护自己。

文达星说,通话内容反映侯文芳对林瑞莲完全缺乏信心。对此,侯文芳解释,整起事件已被政治化,“所有政府机构都瞄准他们”,因此需要有经验的人以政治手腕解决问题,否则“市镇会要完蛋了”。

侯文芳指林瑞莲不够果断,电脑系统还没到位就答应有关当局接受审计。“让没有经验的议员管理市镇会是非常困难的,因为第一年会有很多问题,需要有能力的人以政治手腕处理问题。”

文达星说,事实是因为KPMG介入,他们之间的勾当被揭发,而开始互相指责对方。侯文芳坚决否认。

回应为何向审计师指林瑞莲导致丈夫卢仲明逝世时,侯文芳解释她和丈夫为管理好市镇会,经历许多困难,林瑞莲却因为财务疏漏,向FMSS追讨已支付过的25万元,令丈夫压力重重。她也说,丈夫于2015年在日本心脏病发逝世前,还在计算员工花红。

FMSS由卢仲明成立,他的妻子侯文芳之后加入成为公司董事和股东。卢仲明当时也是AHTC的秘书,侯文芳则是副秘书兼总经理,两人早在HTC时期就跟工人党合作。

侯文芳在上证人栏前,原本和她并肩而坐的林瑞莲曾拍对方肩膀,似乎是打气。供证结束后两人完全没有交集,气氛尴尬。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